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iyi的博客

一笔画成的风景, 一气呵成的诗行……

 
 
 

日志

 
 

『原创』彬州方言擷趣  

2009-03-22 12:19:40|  分类: 特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彬州方言擷趣                         

                                                                        

 各地都有自己的方言,彬县也有丰富的方言土语,细细咀嚼,耐人寻味。

 使犁耕地,彬地农村普遍叫“揭地”。为啥,有一个传说。话说远古时期,祖先原本靠打猎吃野果度日。一天夜里,有个年长者,突然梦见一位神仙对他指点迷津,说土地是很富有的,只要揭开土地的盖子,播下种子,就会有所收获。每揭一次,便有一次收获。年长者猛醒,便叫大家动手,挖土地播种。此后又有人让牛拉犁耕地,粮食越收越多了。“揭地”从此便流传下来了。                                                                         

 如果你向彬州某个人打问某件事或什么情况,对方简短地说出一个“谍”字,那就是不知道。为啥用谍字来表示不知道,有一个典故。那是远在秦朝,秦始皇派探子来渭北搜寻美女,消息不胫而走,庶民皆知。探子明察暗访,众人都会鄙夷地哼一声:“谍!”不再搭理,含意是“好你个间谍”。嗤之以鼻。后来便转化成不知道的意思而沿用至今。  

  就像爸爸称作“大”一样,把奶奶称作“粑”,算得上彬州一大怪,但这怪得有说法。相传很久以前,由于父母忙于农事,孙儿都是奶奶带大的。奶奶为了喂养好孙儿,经常用油烙饼,而彬州人把饼叫粑,孙儿每饿便要粑,粑是奶奶做的给的,久而久之,粑便成了奶奶的代名词,最终竟名正言顺地取代了奶奶这个称呼。以此类推,外婆叫“偎粑”(偎,外的转音),干奶奶叫“干粑”,还有“姑粑”、“姨粑”等等。

  在彬县及周边地方,女儿出嫁的前一天,娘家都会举行一种仪式,自古称之为“添箱”。为什么叫“添箱”呢?有个古典。传说远在公刘时代,某村落一人家次日就要“即发”(乃彬州方言,暂且理解为‘即将出发到婆家去’吧)长女,不料居住的窑洞突然坍塌,全家人都被土埋。众人闻讯急忙救人,挖出一条通道到窑垴,发现这家人竟毫发未损。原来,他们在两大块土块支撑的空隙中幸免遇难。恰巧,一算卦先生路过此处,看一眼这家人的长女,说这女子有“天相”,注定会避过七灾八难。众人言信,便取来各自的新布料或新衣装,凑齐嫁妆,好让这女子明日顺利“即发”。此后,谁家“即发”女子,在前一天左邻右舍都要送点礼物以示吉利——谁不希望女子人人都有“天相”呢?慢慢地,就形成一种仪式一种风俗,前来以示吉利的人也扩展到四乡八里的亲戚朋友。后来,有人据情命名,在礼簿上书写成“添箱”——意思很明了——七邻八舍亲戚朋友都来为“即发”的女子添些嫁妆,让配嫁的箱子更丰满更光鲜!当然,主家不能收礼不待客,得置办酒席,酬谢一番。如今,女方“添箱”已是娘家为女儿——可以说是准新娘——举行的婚典,像男方大喜之日举行的婚礼一样隆重。

 顺便说一下,彬县把女子定下婆家或未婚夫,叫“有了下嫁”,推敲推敲,颇有意味。试想,在过去的男尊女卑时代,女子攀附男子,应是“上嫁”,除非男方社会经济地位低于女方。“下嫁”其实表露了一种心愿,那就是惋惜或者无奈——一朵鲜花插在了牛屎上。可见,彬州自古就有怜香惜玉、理解女性的意识。

 亲友或乡党谁家办红白喜事,前去祝贺或致哀,彬州叫“行情”。行者,亲临参与,一则帮忙,二则凑热闹;“情”是人之常情,情意绵绵。这样既形象地道出用实际行动关照他人,又表明礼尚往来的乡党情结。 

形容某个人动作轻捷或善于攀树,就说“猴得很”。“猴”当形容词用,逼真而贴切。还有说某处或某人脏:“猪死了!”,“猪”当形容词,“死”有“非常”、“很”的意思。“猪死了”其实指“脏的厉害”。 

 此外,把午饭后至天黑叫“后晌”,把玉米面蒸熟后切成的馍叫“块块”或“斜子”,把用砖砌窑叫“箍窑”,把晚饭叫“喝汤”,把织席叫“打席”,把院门叫“头门”,把厕所叫“后院”,把超越常规的行为叫“争了火啦”,把没出息叫“圊餠”,把美丽叫“袭”,把损坏叫“日塌”,把不可能叫“没向”,把患病叫“害病”,把奇怪叫“日怪”,把哪里叫“啊哒”,把小孩子很招人爱很懂事叫“看这娃心疼得”,把有本事叫“能成”,把不明事理叫“呥得很”,把好搬弄是非叫“戳事”,把……诸如此类,每一个字句探究起来,都蛮有意趣。                        

                                                                                                        

                                                                                                  

                                                                                 2009/03/20                                                      

 

                                            《彬州文化》第6期(2008年)发表

                                     《彬州信息报》第39期(2011//09/20)发表     

  评论这张
 
阅读(172)|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