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iyi的博客

一笔画成的风景, 一气呵成的诗行……

 
 
 

日志

 
 

【原创】黑月亮(故事)  

2011-10-30 19:29:20|  分类: 故事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黑月亮                                         

                                                                           

月亮真圆真大,金黄金黄地悬在眼前,似乎一伸手就够得着……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圆这么大这么金黄这么近在眼前的月亮,便拼命睁大眼睛,想看清这童话般的月亮里有些什么。可是,眼皮好像故意和她作对,不管怎么用劲,也睁不大。突然,那圆月朦胧起来,仿佛罩上了面纱。她急了,纵身扑向月亮,但腿却迈不开,眼看着月亮越来越暗,越来越小,最后倏地消失,宛如被云雾吞食了,留下一片黑暗……

她从睡梦中惊醒过来,第一眼就自房顶那孔专为排烟而开的天窗看见一轮圆月明亮地挂在中天。月光如水,洒满房间。“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她不禁心里一阵忧郁。

她叫林媚,家在一个偏僻的山村。几天前,经人介绍,只身来这个小城市打工,给一个建筑队做饭。离开家乡时,娘拉着她的手说:“媚啊,自古红颜命薄,出门在外,你可要小心,小心坏人打你的主意。”娘念念叨叨,“菩萨保佑我儿平平安安,无灾无难。”当时,她流泪了。

想到这里,她望着圆月,默默地说,娘,女儿会保重自己,不让你牵肠挂肚。

就在此刻,一个黑影罩住了天窗,挡住了林媚的视线——圆月真的消失了。

没等她弄清怎么回事,那黑影落下来,站到了床前。这是一个人,一个赤裸着上身的男人——色迷迷地盯着她。她正想放声大喊,那男人早有预料,伸出左手捂住她的嘴,右手一晃,竟用一副手铐拷住她的左腕,并将另一头扣在床头木栏上,腾出右手卡住林媚脖子,低声吼道:“别动,再动老子掐死你!”

林媚无奈地停止挣扎。惊吓使她只穿胸罩的酥胸剧烈起伏,玉波激荡。那男人淫邪地啧啧嘴,左手从她的下巴抚过去,抓住胸罩,一揪,抛于地上,接着肆无忌惮地揉搓她丰满的双乳。“啊!……”她欲大喊,那卡在脖子上的手一用劲,她便觉得气都断了。男人恶狠狠说:“想喊,没门,今夜老子玩你玩定了。告诉你,放明白点,别惹老子发脾气,弄死你,也得破了你的身子。哼,听清没有!”

林媚知道自己遇上了早有预谋的色魔,和他硬来,结果会更糟。这么一想,她反而冷静了,便说:“听清了,我不会喊。可你这么粗野,一声招呼都不打,吓死人啦。”

“嘿嘿,这才对了。其实我早就给你打招呼了,宝贝。”那男人得意地松开右手,迫不及待地撩去被子,在她的大腿上乱摸起来。

林媚扭动着,尽量躲避那魔鬼般的双手。她此时才看清,这男人正是她来的第一天,在工地开搅拌机的青年人。当时,她从他身边走过,这个青年人流里流气地怪叫:“好朵野花,真馋人哦!”此后几天,她常见他在打饭时,不怀好意地瞅着她,挤眉弄眼,打口哨,亲亲手,向她一扬。她听其他几个做饭的师傅说,这人叫黄晃,是个偷鸡摸狗之辈,好像有几个案子与他有牵连。她万万没有料到,这个魔鬼今夜就对她下手了。林媚一边躲闪,一边装着害羞的样子说:“你看你,白天挤挤眼,飞吻几下,能算打招呼?你像个鬼似地从天窗跳进来,吓死我有什么意思?还用铐子拷我,用手卡人家脖子,却说什么宝贝,宝贝能这样对待么?”

黄晃大概没想到她如此快就顺溜了,忙停住手,跳上床去开手铐。可转念一想,觉得不对劲,便顺势饿虎下山般扑在林媚身上,撕掉裤衩,欲施暴行。然而,林媚自小就跟母亲下田干活,上山砍柴,念书时每天走十几里山路,往返于学校和村子间,练就了一身力气。虽说左手被拷着,但右手和身体的强烈反抗,让黄晃使尽吃奶的劲,也不能一时得逞。

相持中,林媚的头转向了床里,脚朝向床外,她瞅准放在床旁的一把椅子,想猛踹一脚,弄出声响。狡猾的黄晃觉察到她的意图,纵身下床,搬开椅子,同时压低嗓门警告她不要喊叫,否则就不留情。林媚思忖,自己被拷着,手脚无法施展,体力最终抗不过黄晃,唯一的办法是智斗,拖住色鬼,坚持到天亮,淫贼就得自逃。于是她说:“我的身子你摸都摸了,我也豁出去了,都给你吧。可你拷着我,我心里好难受,所以今夜不许你亲热,等明夜吧。”

黄晃脱口道:“明夜?明夜老子还不知道在哪里呢。告诉你,我玩过几个妞儿的事情包不住了,说不上明天就被抓进去啦,临走玩玩你,天亮前老子就得走人。”

原来如此。林媚心想:这回非拖住他,不能让这个恶魔再去糟蹋良家妇女,更不能让他玷污自己的清白。她装出可怜兮兮的样子,拉着哭腔说:“昧良心的,看了人家的身子,还想占了一走了事,这叫我以后咋活人嘛,你别走了,明天去投案自首,争取宽大处理。我等着你,你出来了,我们就结婚,反正你今夜……”

“这么说,你情愿陪老子睡了?”黄晃喜上眉梢。“嗯。”林媚故意羞答答地应一声。“那咱们来吧。”黄晃又腾身上床。“你把手铐开开,它多碍事。”林媚撒着娇,心想:手脚自由了,再慢慢制服你。“那好,横竖你让我看了摸了,谅你也不能怎样。”黄晃开着手铐,心想:尝了你这鲜味,老子就走人,让自首见鬼去吧。

手铐一开,黄晃便又压在林媚身上。这回,林媚手脚灵活,更使淫贼难以发泄兽欲,只几个来回,林媚将黄晃掀翻在地。她跳下地,忙去开门,但黄晃爬起来,死死抱住她。正义和邪恶的搏斗,继续激烈地进行着……

渐渐地,两个人的体力都不支了,停下来喘气。黄晃始终紧紧抓着林媚的双手,怕她拿起什么东西与他较量。这样一来,他的双手也等于被林媚抓着,没有办法实施别的暴行。

月光斜斜地从天窗照射下来,从门缝溢淌进来,把房间映得明晃晃亮闪闪。林媚青春的胴体,线条优美,肤色洁净,气息温馨。黄晃看着看着,不禁淫意勃发,有一次疯狂地向近在咫尺的林媚撒野。也许黄晃的丧心病狂引爆了他最后的余力,也许林媚的奋勇抗争消耗了她女性的耐力,在这关键的搏斗中,林媚被黄晃最终压在床沿上。也就在这关键时刻,林媚一把攥住了床里墙壁上一盘胶质电线——这是白天电工准备给隔壁餐厅装灯用的,不知何故未拉过去,顺手盘挂在墙壁上了。林媚奋力弯起膝盖,顶住黄晃的下压,迅速将电线搭在黄晃的脖子上,手一缠一绕,打了个在家时拴牛常打的“竹节环”,然后猛拉,电线便紧紧勒住黄晃的脖项。黄晃正欲得逞,恍惚间如鲠在喉,呼吸不畅了。他以为林媚捏的,便双手换上来握住林媚的双手,头拼命往上抬。那想这一抬,脖子越发被勒得紧了。原来,“竹节环”若套住什么,越动越会缩小绳套。黄晃脑袋左右摇摆,松开握林媚双手的手,去拽电线,林媚趁机使出全身力气,推开这个淫贼……

当林媚穿好衣裳,把几乎断气的黄晃捆绑起来,打开房门,月亮已经西沉,东天一片鱼肚白——生命中的黑色月夜,在黎明的曙光里,噩梦般过去了……                                                                                        

           
  评论这张
 
阅读(152)|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