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iyi的博客

一笔画成的风景, 一气呵成的诗行……

 
 
 

日志

 
 

【原创】爆米花(散文)  

2012-11-28 10:01:15|  分类: 散文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爆米花

     

    “嘭”!的一声炸响过后,浓烈的馨香和着缕缕白烟弥漫开来。

        初冬的一天,在西门外的一个巷子口,我看到了久违的爆米花场景。

        爆米花,确切地说,就是爆玉米花,使用的工具也是比较原始的那种——把适量的玉米粒倒入葫芦似的铁质“转炉”,以炭火加热至一定温度,启封爆花。爆米花的整个过程不但“刺激”,而且充满童话般的情趣,不由让人想起小时候的一些往事。

        几十年前,人们的生活相当清贫,特别在农村,入冬以后基本就没什么零食可“采撷”了。我们这些娃娃嘴馋,翘首以望的只能是爆米花了,因为每年这个时候,都会有一个半大老头,挑着爆米花机,走乡串户而来。我清楚记得,这个半大老头是河南人,一进村,就会唱豫剧般连连吆喝几句“爆米花哟!”。因此,娃娃们不知怎么就叫他“河南旦”,还不知怎么就信口唱起一首歌谣:“河南旦,河南旦,肩膀担着米花担。走进村,停场边,支起机子点火焰。扑啦啦,风箱扇,葫芦铁锅溜溜转。转一时,扳扣环,一声响雷米花窜!”

        “河南旦”似乎很乐意听娃娃们的连喊带唱,总是笑呵呵地一边忙活,一边夸张地拉个架势,嘴里喊:“离开离开,要爆花了,打在谁脸上,蹦麻子哩!”于是胆小的女娃娃赶紧后退,还捂起耳朵,而天不怕地不怕的儿子娃却像饿虎捕食似的手脚憋劲,站在自认为有利的位置,准备“冲锋陷阵”——抢几粒从网兜口“逃逸”的米花 ——往往会“手到擒来”的。这一刻,是爆米花最热闹最富有情调的时候。

        当然,不管谁家爆了米花,都会给在场的大人孩子挨个抓一把,大家一起品尝。一连几天,我们这些娃娃可算饱了口福,连饭都不好好吃了。

        那时候,什么都便宜,爆一瓷缸玉米只需一大毛钱,而“收获”的却是一大簸箕白花花的米花,可以说物美价廉。所以家家都要“爆一把”,甚至接连二三地爆上几次,让“河南旦”忙几天。“河南旦”渴了饿了,就免费爆花,换取一碗水或一个馍;煤炭快烧完了,同样用免费爆花和谁家换取;住宿呢,也是给谁家免费爆一两瓷缸玉米,就解决了。

        年复一年的乡村寒季,总会在爆米花的热闹中,显现出古老而新颖的温馨。

        大概在改革开放以后,记忆里的“河南旦”没有再来“周游列国”爆米花了。他的去向我们当然不知道,就像不知道他当初怎么就从事着爆米花这个行当一样无从考证,或者无意于他从何处来又往何处去。现在想来,他不该是每到冬天便从河南某地一路爆米花而来,“巡回”在渭北沟壑的褶摺皱皱里,辗转谋生。哦,不管怎样,他的到来,给我们寒酸而纯真的童年增添了乐趣,“绽放”了雪莲一样的遐思……

        再以后,也许我们长大了,也许爆米花这个行当“隐退”了,或者被生产线式的高科技“挤兑”了,那一声爆响,那一缕白烟,那从网兜口迸溅的米花,那一哄而上的“抢食”,那一家爆花大家共享的氛围,那……都消遁无影了,只留下一些记忆,雷一样云一般响在飘在脑海的地平线,呼唤童年,掩映昔日。

        而此时,一声爆响一片烟雾,真真切切让我看到了充满童趣的爆米花!难道我抑或爆米花也幸遇“穿越”,不期而遇了?不可能,可能的是真实——白花花的爆米花从网兜倒出来了,银光闪烁,馨香扑鼻!

        是传统,总会回归。我只能这样解释。

        据记载,爆米花发明于宋代。范成大在《吴郡志·风俗》中记载:“上元,……爆糯谷于釜中,名孛娄,亦曰米花。每人自爆,以卜一年之休咎。”在新春来临之际宋人用爆米花来卜知一年的吉凶,姑娘们则以此卜问自己的终身大事。宋人把爆米花融入文化,使之有了更丰富的内涵。爆米花松脆易消化,是日常打牙祭的可口零食。爆米花的发明更折射出中国饮食的丰富多彩。爆米花还有更深的含义——开创了一种食物的加工方式——澎化食品。说明中国古代的食品加工不止仅仅是简单的加热作熟,还有通过物理原理——高温高压改变食物的状态,丰富口感。这种加工方式就是现代新兴澎化食品的始祖。无怪乎清代学者赵翼在他著的《檐曝杂记》记收有一首《爆孛娄诗》:“东入吴门十万家,家家爆谷卜年华。就锅排下黄金粟,转手翻成白玉花。红粉美人占喜事,白头老叟问生涯。晓来妆饰诸儿子,数片梅花插鬓斜。”诗人笔下的爆米花不仅写得很美,而且洋溢着生活的情趣。

        “嘭!”,又是一声炸响,香气中一片爆米花再次绽放,光彩夺目,引来路人声声喝彩!

 

 

                                                                                                                     2012//11/28


  评论这张
 
阅读(214)|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