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iyi的博客

一笔画成的风景, 一气呵成的诗行……

 
 
 

日志

 
 

【原创】山乡冬趣(散文)  

2012-12-05 10:27:25|  分类: 散文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山乡冬趣

 

 落叶的飘逸刚刚谢幕,在不经意间,季节的镜头倏然换场——飘飘扬扬的雪花漫天飞舞,原本沉寂苍茫的山野,顿时看起来有了动感,像坐在行进中的列车上,觉得一切景物都长了腿,都在频频地腾挪躲闪,招式繁华,妙趣横生。

山乡的冬天,真正到来时,挺有情趣。这一点,城市永远无可比拟。

首先,山乡的冬雪招人喜爱。在孩童的眼里,雪就是一部看得见摸得着的大型童话剧,是允许童真无拘无束地参与进去并淋漓尽致地表演表演的。如果下的雪是粒状,那便是凭空而降的银豆,仰起脸或摊开手,被无数“碎银”撞击,有一种挠痒痒般的舒服,弥漫整个身心,让童稚欣喜若狂遐思无穷;如果下的雪是片状,再吹点小风,那便是翩翩而至的粉蝶,放开脚丫尽情追逐,捕获的不仅仅是捉迷藏一样的得而复失失而复得——惊喜与期望的交替,还有鲜活的冬天里的春天——在严寒中可爱地嬉戏欢乐;如果下的雪是絮状,这时往往没有丝毫的风,天地平静,那便是从云的羽衣上抖落的棉花,一簇簇一团团,蓬松洁白,姿态悠悠,接在手掌里,能过一会儿才融化,昙花一现般的清丽,给童心几多神往几多幻想哟……不管是粒状雪、片状雪,还是絮状雪,落到地上积厚了,多维的景象就展现开来——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树绽梨花,草串璧玉,房起白云,墙飘素缨,田盖棉被,路铺银箔,滚雪球,堆雪人,打雪仗,雪的“战场”浩大而柔和,即使嬉闹放纵无边,也充满清纯充满童趣,因为无须顾忌影响交通或不慎失态。山乡的雪,能使人的原始天性健康复苏,倾泻无遗;换句话说,山乡的雪,最容易漂白心灵,让人返璞归真,找回童年。对于农夫和农田来说,山乡的雪,就意味着风调雨顺及收成在望,所谓瑞雪兆丰年啊!

其次,山乡的冻冰姿态万千。夏季跌宕曲折的河流,这时候表面凝固了,变成有起有伏弯弯转转的银带,在山壑间亮丽。走上去,往往会让滑翔的欲念喜不自禁,得到充分发挥,那种惬意那种舒畅,是在城市的旱冰场或人工冰场难以体验到的。山乡的冰河,“原装”而野性,容纳冒险,鼓励勇敢,纵使摔一跤,也摔得开心摔得“喜剧”摔得身心年轻。在冰河的沿岸,有悬崖的地方,隔一段,一般会看到这样的情景:洁白的冻冰从崖缝里垂下来,老寿星的银须一样端庄自如,又像固体的瀑布紧贴崖石熠熠定格,别具风采,引人入胜。如果碰到一处底部“带顶棚”的悬崖,平顶上倒挂的“冰垂垂”,更是绝妙极致——向下“长”的玉笋,活脱脱一根连一根排布,晶莹剔透,胜似水晶。使劲折下一支,不由人想伸舌舔食,尝尝那冰凉甘甜的滋味。“冰瀑”与“冰垂”,由“渗泉”和“滴泉”冰冻形成,是山乡特有的冬景,比冰河更能赏心悦目和激发想象。

山乡的雪和冰,是冬天的特色冬天的原始,不但景致正宗,而且心态纯洁——白雪公主白马王子的剧情,也许就发源在这里了。

不下雪不刮风的时候,山乡的冬日暖洋洋的很受用,难得空闲的乡民三三两两聚集在“阳坡旮旯”,男人们慵懒地抽着旱烟,天南地北聊大天说轶闻传消息,语气诙谐,神态悠然,仿佛外面的大千世界如何喧闹,都与己无关。而女人们有的抱着小孩,有的纳着鞋底,叽叽喳喳拉家常,不时嬉笑连连,把阳光渲染得有声有色了。夜里,星光凄美抑或月光如霜,一家人坐在热炕上,一边看电视,一边嗑着瓜子或者吃着爆米花之类的零食,“把酒话桑麻”。山乡冬天的晴日,宛若冬小麦蛰伏在田野上,安逸地蓄精养锐。这种蓄势待发的境界,不虚张声势,不装腔作势,自自然然就是一片艳阳天了。

在渭北高原沟壑区的山乡,冬天里仍流传着一种名叫“打盖儿”的游戏,孩子们和青壮年都喜欢不时玩一玩,挺有风趣。具体玩法很简单,每人只需各找一块手掌大小的石板,叫做“盖儿”,在地上划两条距离适宜的平行线,通过“掷盖儿”决定谁当“靶子”谁“打靶”,即一方在“底线”竖起盖儿,另一方手执盖儿在“顶线”瞄准击打,以击倒对方盖儿为胜。否则,就“乾坤倒转”,打和被打置换。打的过程姿势繁多程序成套,有固定的规则,什么“头排,前翘,后遁,夹脚,牵牛,打尖,捉鳖……”一系列动作有板有眼,形象别致。“打盖儿”可两个人单打,也可四个人双打,如果场地足够大的话,更可以多人群打;形式分两种,一种是站在“顶线”直接击倒对方盖儿,称“干打”,要求技术精湛;另一种是在盖儿不出底线的情况下,再用脚拨盖儿击对方盖儿,正着为赢,可继续打下一环节,拨偏了,就得让对方上顶线,自已“挨打”,称“湿打”。“打盖儿”其实是一种古老的体育运动,却具有很强的娱乐性,又对场地和道具要求低廉,因而在山乡流行至今。假如身临其境,手脚并用地参与进去,一种充满乡土味的愉悦,就会畅快淋漓的渗透骨髓。雪后天晴,在乡场上扫出一片场地,组队“打盖儿”,阳光,雪光,人影晃动,石片飞舞,相映生辉;叫声,笑声,助威呐喊,拍掌喝彩,此起彼伏……冬天,在山乡毫无修饰地演绎着,兴致盎然。

下雪了,天晴了,山乡的冬,永远原生态永远有趣味。

 

                                                                                                                      2012//12/5


  评论这张
 
阅读(209)|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