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iyi的博客

一笔画成的风景, 一气呵成的诗行……

 
 
 

日志

 
 

【原创】细雨濛濛步长堤(散文)  

2012-05-09 09:27:06|  分类: 散文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细雨濛濛步长堤

 

                                                                                        一 

 

在豳风苑游览时,稀疏的雨就下起来。我说:乡党,雨来了,咱改日再去泾河大堤吧。乡党看看天色,抬手拂拂光头,乐哈哈地说:看情况天下不了多大的雨,不碍事,还蛮有诗意咧,去河堤上走走,肯定别有一番趣味。乡党你说是不是?哎,你摆个姿势,让我给你拍一张,好家伙,这亭子美的太太,当背景绝对嫽,绝对嫽。

乡党是兴平人,家就在西兰路旁,用他的话说,走彬州顺着呢,像串门儿。所以他这次来照例没有给我提前打招呼,突然袭击般就大驾光临了。好在这回轻车熟路,他直接就来到我寄居的地方,出现在我面前,让我有惊喜不已。当然,他这回“鸟枪换炮”,是坐专车——他的孙子的私家车并由孙子驾驶陪伴。乡党说:猛然间想到彬州逛逛,孙子不放心,也来了。我说欢迎欢迎,能来就是看得起咱彬县哟。寒暄一阵,招呼他爷孙俩用过早餐,先到开元广场转了一圈。彬塔巍峨,耸立着古貌新颜;花团簇拥,绽放着姹紫嫣红;树木葱郁,渲染着园林靓影;草坪如茵,铺展着绿毯翠屏;景灯林立,携带着眷眷诗情;壁雕似画,淋漓着雅致豳风……广场上一派人文祥和的氛围。他们爷孙走几步,就要拍照留影,嘴里啧啧称赞,手里忙个不停。在范仲淹和张舜民石像前,乡党惊叹两位先哲竟是彬州人,说好家伙,了不起,果真人杰地灵啊。我有些自豪,谁不说咱家乡好的情愫骤然高涨,就滔滔不绝地介绍开故乡近年来的巨大变化,指着紫薇山说一两年后,开元广场的规模和景观,将是全方位的立体式多功能公园,更美哩,并提议乡党去看看泾河大堤和城市新区的建设——那里别有景致。他们爷俩一听,欣然响应。当然,豳风苑这个好去处,顺路观赏,势在必行。而爱好摄影的乡党,痴迷于豳风苑的曲径通幽,亭台错落,奇葩拥草,林木掩映,石山泻瀑,池水游鱼, 彩阁画廊……相机就没闲过。好在他带的是数码相机,内存容量大。要是他以前的老“海鸥”,胶卷可能早用尽了。

七年前,乡党也是五一节这天来的彬县,那次他特意给我送书,一部他自已出的书,是短篇小说集。他说这是他多年的心血,大多发表过,其中有两篇曾刊登在《延河》上,你知道的,我当时给你寄过样刊。我接过书,差点感动得流泪,因为为送这本书,乡党从他家搭车到太峪,然后步行十多里荆棘夹道的山路,到公主川找我。村上有人告诉他,我在县城“做生意”去了,家里空空如也。他欲返回太峪再搭车来县城,半道却碰见一个陌生人,自称知道我在城里哪里,可以用摩托车带他找。这样,在付了15元“车费”后,他被载到东桥。陌生人说摩托手续不全,进城让交警截住,就麻达了,你坐三轮去西大街吧。突然见到风尘仆仆的不速之客——我的乡党,一个年过花甲的老者,这么曲里拐弯地来“拜访”,我能不动容?我说宋老师,太不敢当了,您把书寄来就行了,亲自跑,冒险啊。他呵呵一笑:没啥没啥,我还想来彬州逛逛哩,好家伙。嗯,像以前一样,叫乡党,叫老师就不随和了。说着从提兜里掏出相机,问我有时间领他去花果山、大佛寺看看。我义不容辞,开着电动三轮车就出发了。我和老宋1993年8月初识在北京,是去参加一次笔会。那天报到后我在寝室休息,忽然听到有人吆喝:陕西乡党在这房间么?就见一个高个子秃顶的人走进门来,满口的关中腔。原来他在报名处的花名册上意外发现了我,就要求和乡党住在一起。那次笔会,就我俩是陕西籍,一见如故,很投机。老宋是老教师,爱写文章,爱搞摄影,算得上我的前辈,我就叫他老师。可他说叫乡党“己”,乡党见乡党,两眼泪汪汪,好家伙,瓷实!所以彼此就以乡党相称了。在北京数十天,乡党的“海鸥”相机“过滤”了三四卷“柯达”,给我们留下不少值得感慨的影像。此后某一年初冬,我去省电台领奖金,在西安和乡党邂逅,就顺便去兴平他家转了转。期间,还慕名到咸阳,在青少年文化宫聆听了作家叶广芩、红柯的专场演讲。乡党一直念叨说有机会,他要来彬县逛,欣赏一下公刘故里的人土风情。我没想到,他就突然来了。乡党说他选择五一,觉得这天看景点的人多,热闹。我说花果山农历正月十五、大佛寺农历三月八最热闹,以后来吧。其实那时花果山、大佛寺五一游人平常,倒现清静。当乡党仔细地观赏了两处景点,拍完胶卷,已是午后了。返回县城路经火石咀时,我们拐上泾河大桥逗留了片刻。夕阳如金,柔柔地镀在泾水上,光波粼粼,恍惚间宛若一溜油菜花蜿蜒盛开,充满梦幻;南北两岸林木泛翠,与晚霞相映生辉,似乎有某种遐思上下呼应……乡党习惯性地举起相机,又惋惜地收起了架势。

 

                                                                                 二

 

今天,七年后的五一,却是早上,下着濛濛细雨,乡党第二次站到了火石咀泾河大桥中央。离开豳风苑,驱车至河堤西头,因车不允许随意上堤,只能步行了。乡党说这规定好,这么齐整的大堤,若要让车碾坏或撞坏,太可惜啦。再则,走着看景,最好不过,很人性呢。也许他记起了七年前曾在大桥上举目远眺的情景,就说先上桥看看吧。于是,我们三人打着伞步上桥面。

大桥加宽的工程还在进行,好多建筑设备和建筑材料布满周边。大概因雨或者放五一假,见不到平日机械轰鸣、工人忙碌的施工场面。乡党一边赞叹桥的宏大,一边问我北岸那么多高烟筒大楼房都是什么厂子。听了我简单的回答,他说:怪不得成了十强县,工业摊子铺的这么大呀,厉害!

雨大了些,雨点斜刺里直往伞下扑,似乎要“抢进”乡党的镜头。我和年轻人尽量适度地撑好伞,保证他的拍照有较好的视野和角度。当乡党把相机转向泾河大堤时,他眯缝着眼惊呼:看看看看,这家伙多壮观,美扎咧!年轻人伸脖子瞄瞄,也呼:就是就是,像……像啥呢?爷,我形容不了,您说说,像咋么个?乡党稳住手臂,眼睛却乜斜一下孙子,一板一眼地说:像啥?像高铁的路基从郊区穿过,非常静态也非常动态,静,是一种稳固的恬美;动,是一种速度的流畅。二者柔和,就是一组画面和内涵相当奇妙的条幅。太嫽了,好家伙!孙子啧啧嘴:我爷做诗哩,文邹邹的。但后面来了个土话,煞风景嘛。乡党用肘捣捣孙子:土话咋哩?土话才好抒情。秦腔是地方戏,咱们都爱听爱唱,得是呀。乡党你说是不是?大家笑起来,我仔细一看相机的取景屏,还真是这么回事,大堤在雨幕里曲线优美地舒展,靠外的太阳能景观灯依次排列,遥远处隐隐约约似有动车极速驰骋……

大堤北旁的石质护栏,是极有诗意的。乡党看了一段,就称之为“文化屏”。我想这样叫倒很贴切。大堤的主要功能是防洪,而石栏的作用也是防护,但人性加上人文,就别有风味了。据说“文化屏”是以《诗经》为寓意,分“风·雅·颂”三大部分,长卷般展示了古色古香的文化主题——其实,这也是整个泾河新区建设的宗旨。“文化屏”上雕刻的诗文,都是近代及古代著名人物的诗作,而且大部分内容翩翩如生地描绘了豳州的历史传承、风土景致、人文地理、传奇故事,颇具地方特色。刘志丹、于右任可谓现代英豪,当年在邠州留有佳句;谭嗣同是近代先驱,曾路径邠州,亦挥毫写下了溢美之词;清时的文志鲸,是一位满腹经纶的官吏,在豳任职虽然只有数月,却诗情纷飞,大作连连,浓笔重彩地抒发了诸多感慨,对豳地十二景《豳山仪凤》、《周墓蟠龙》、《履坪春草》、《隘巷朝烟》、《皇涧流云》、《漆溪映月》、《薇山武幕》、《浦谷书斋》、《西湖晚照》、《龙窝灵雨》、《山泉鸣玉》、《明岨翚金》都有吟咏。乡党尤其喜爱《周墓蟠龙》,把“八百开基万国宗,地形庞厚偃楸松。周家德泽贻谋远,泾水潆洄看伏龙。”轻声念了几遍,细细品味后说:泾水潆洄看伏龙,好家伙,非常有预见性,今天的彬县不就是一条龙么,腾飞起来咧。乡党,加油啊!他朝我翘翘大拇指,神情蛮庄重的。我回以真诚的微笑,想说:我代表故乡人民谢谢您了,感谢您的由衷赞叹。但不善言表的我没有说出这句话。

雨时紧时慢,紧时雨滴大而疏,但瞬间就过去了,不影响什么;慢时雨丝如织,飘飘逸逸,在伞面轻歌,在眼前曼舞,在大堤南旁倒垂的柳枝上“呢喃”,令人耳目一新。乡党时而琢磨“文化屏”上的诗文,重温众多文人骚客的精典名句,并对雕刻精美的篇幅频频拍照;时而凝望着北滩——泾河新区浩大的建设工地,抒发他特有的“好家伙”式情调,然后绘声绘色地向孙子“介绍”说这是亭阁,那是游廊,都是中式园林必不可少的“家当”。因为看到初具雏形的“家当”好多个,年轻人嚷嚷:知道了爷,您就钟情亭阁游廊,您咋没提说喷泉、旱冰场、游泳池之类呢。叫我说,人家彬县这一块不但是园林,还集居住、休闲、娱乐、锻炼、景观好几方面为一体哩。叔,是不是?我忙点点头,笑着说你爷孙俩很会观察,佩服佩服。

正说笑间,年轻人手机响了,他接听后说:爷,人家批发商要从西安送货过来,叫咱准备接应。我看咱们得赶回去。乡党一愣,但立马说:生意重要。是这,你倒回去,把车经街上开到哦公刘石像处,我和你叔继续步大堤,估计能同时会合。原来,年轻人在兴平市经营建材生意,很忙的,陪爷爷逛,都要起大早上路。年轻人礼貌地对我说:叔,不好意思,我没能陪您和爷爷逛完大堤哩。以后有时机,我再拉上我爷来,那时,这一块就更美啦。好,我走了。

雨间歇了。却“哨”起微风,柳条儿轻摆如秀发,婀娜多姿,像要把清丽的思绪荡漾开来,揉进每一个造访者的记忆;远处,城区和新区的高层建筑星罗棋布,鳞次栉比,轮廓伟岸而玲珑,赠给每一个瞭望者以坚实的风采。乡党一边浏览一边加快步伐,精神烁烁,让人看不出是一个年近古稀的老者。

是呀,6500米长的大堤,很年轻很阳光很给力,即使阴雨天,依然朝气蓬勃,依然使历经沧桑的脚步迈动着希望……

 

                                                                                 三

 

公刘石像下,乡党爷孙俩选了几个角度,要我为他们拍合影。右臂前伸上举,手掌直立;左臂下垂,手握似拳;双目平视,双腿右弓步而立——模仿公刘石像造型的爷孙,其乐陶陶,仿佛穿越到远古时期,跟着公刘要去开山修路、筑屋造田、播种锄禾,干简洁的农耕事体,过单纯的田园生活。

乡党在相机上翻看一遍“公刘写真”,挺满意,告诉我,他们早晨下高速路看见公刘石像时,就“谋算”离开彬县得在这里好好照几张相。他说他原本想看看彬县城,然后去公刘墓拜谒,领略领略先祖安息之地的脉气灵光。只是天下雨了,孙子又有事了,就暂且到此为止吧。我说来日方长,大概再过几年,彬县会建设得更好,公刘墓,龟蛇山,程家川,四郎湖,苻坚墓,石龙窝等等景点越发完善,越发有看头。像泾河新区,那时候的面貌,很美哩。乡党,彬县欢迎您!

乡党爷孙俩笑了。

上车的一刻,乡党再次放眼泾河大堤,对我说:乡党,你看你看,好家伙,非常像高铁,非常像,彬城的高铁咧!再见!

再见,乡党!

 

                                                                               2012//05/06

 

                                                   《豳风》2012年第五期刊登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