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iyi的博客

一笔画成的风景, 一气呵成的诗行……

 
 
 

日志

 
 

【原创】汉字之形的纠结(议论)  

2013-11-05 09:30:56|  分类: 生活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汉字之形的纠结


     朋友领儿子来看书,小家伙看见停靠在站牌前的公交车,指着车身上的房产广告,问爸爸:“爸爸,公啥啥府呀?”朋友端详半晌才说:“公刘华府。”儿子说:“刘和华怎么这样写呢?”原来,刘和华是繁体字“劉崋”。朋友不回答儿子,却嘟囔:“当初是咋弄的,把字搞得这么复杂,认起来费劲。”
       是啊,当初是咋弄的呢,一部分汉字的笔画多得出奇,不但认起来费力,而且写起来亦颇麻烦。好在大陆实行简化汉字,繁之烦省去不少。但不知什么时候起,繁体字又卷土重来了,除过正式出版物,民间几乎处处可见繁体字书写或印刷的广告、门牌等等,让“长在红旗下”的一代和正在读书识字的又一代常常成为“准文盲”。
       由此想到我上初中时,突然就对唐诗发生了兴趣,便翻出父亲珍藏的《唐诗三百首详析》“研读”。这本书是繁体字印刷,我查着字典进行了艰苦的“繁简翻译”,才得以认识唐诗的“庐山真面目”。那时候感觉就是繁体字认起来累写起来麻烦,心里疑问:为什么有些汉字这样繁琐?
       还有一件事,那是上小学时,我不知在哪里看到一个“馨”字,便去问老师。老师是村上的民办教师,属于那种凑合型的,他说念“香”,是香的繁体字。不想这个天大的误导,几乎影响了我一生——碰到馨字,我会本能地默念“香”,尽管我后来查字典知道了这个字的读音和意思,可第一印象太顽固,似乎扎根于意识里了。也许不能怪乡村教师的无知,因为如果“馨”能像“香”一样“大众化”,就不至于被弄得“面目全非”。
       与香能沾边的馨,是没有繁简之分的,这是部分汉字的共性,很原始,很庞大。然而它们的“认知度”却不是很“香”。即使认字不能像吃快餐,但家常便饭容易被人们接受,馒头面条米饭小菜什么的,一眼分晓;而七碟子八碗摆一桌,要搞清楚是什么饭菜,可不是一目了然的事。这就是认字一般从“一”开始的道理。
       似乎没有谁统计过他能识多少汉字。汉字是学问,是学问就学无所尽。问题是人人不可能是学者,大家都想在有限的时段里尽快精准掌握更多的汉字,尤其现今生活节奏快,需要学习的知识门类繁多,用在识字的时间大多在上小学时。字形相对简单的汉字,是最易被孩提时接纳,且牢牢记住。反之,则会“含糊”,以后往往出现忘掉或认得但写不出来的尴尬。正如看见一座三层楼,直觉就是三层,过后也好记;看见一栋三十层大厦,就得数数才能“敲定”,说不上数着数着就眼花了,还需重来。过一段时间再看见这栋楼,或许又记不清多少层了。简单的汉字,毕竟比复杂的汉字好记好使。
       话说回来,港台地区如今仍使用繁体字,也不见得比大陆识字率低。排除其他因素,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港台地区的识字写字“成本”高于大陆。据说,港台地区的人们平时手写汉字,也喜欢用简体,大概出于“速写”的考虑。欣赏草书,会发现不少更“简化”的汉字,以致把“上下”写成酷似解数学题用的“因为”、“所以”的符号。当然,草书用繁体字还是主流。说简化字不伦不类,是因为不习惯;习惯了,又觉得繁体字不伦不类。文字是语言的符号,与规范有关,与正宗无关;文字是传统,有精神但也讲实用,更新和简化,并不违背造字的初衷。汉字的继续简化,其科学性不容置疑。
       汉字是世界上形态最逼真的文字,也是比较难掌握的文字,其形音义往往不按常规“出牌”,甚至匪夷所思。“家”是人组成的,但它的符号却是“屋檐”下宿“豕”,已经远离现代人的概念了;“青”字加偏旁“讠”或“忄”还念qing,但加“亻”再念qing,就大错特错了。找规律“猜字”,显然行不通,只能“死记硬背”才是准确识字的途径。把汉字笔画尽量减少和尽量理性化,是汉字的福音——让人们识字更准更捷更牢固更有效率。
       关于汉字,眼下议论颇多。由于电脑打字的普及,动手写字愈来愈少,就引发了“危机”,使汉字沦为“电子”而游离人们的身心。有人说汉字或许将来只有书法爱好者青睐了。于是乎“拯救汉字”的呼吁御风而起,众多媒体形式不一的汉字“演义”热闹非凡,只差办一个汉字重修班招生了。
       难道汉字的纠结非得大张旗鼓地要人们“勤学苦练”来消除?本来,人的潜意识里,认字就是一件苦差事。“一”是一横,“十”是一横一竖,挺有趣,好学;“翼”由三个单字上下组成,“嗜”由上下左右三个单字组成,蛮庞杂,不好记。由此看出,简单的汉字是博取人们亲近的重要元素。
       合理的不一定是流行的。比如历法,早就有人提出废除二月28天或29天的“独特”,以利记事。但至今也没用,据说这样一来,庞大的计算机系统就得重新设置。汉字字形若有变动,同样面临再次整合。这又费事了。看来,继续简化汉字并不是一件单纯的事情,重重因素制约着,基本上遥遥无期。那么,我们的汉字“危机”如何是好?

                                                                                                              
                                                                                                                               2013//11/3-4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