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iyi的博客

一笔画成的风景, 一气呵成的诗行……

 
 
 

日志

 
 

【原创】华山道上(散文)  

2013-04-13 09:59:05|  分类: 散文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华山道上           

 

     从西安始发的火车不拥挤,有空座。一位干部模样的中年人坐在我对面,他保养得很好,红光满面。

       “小伙子,去哪里?”他问我。

       “华山。”

       “哈,上华山玩儿?”

       “看看。”

       “对对,看看,好呀。”他打哈哈说,“不简单,不简单。嗯,老黄,你看乡里人都游华山了,富了嘛。”

        那位被称作老黄的,同样干部模样,坐在过道那边,他频频点着头,向前倾倾身子:“小伙子,你家是万元户哟!”

        无可奉告。难道只有万元户才能去华山?我懒于这种闲聊,便别过头去看窗外闪动的景色。

        1983年盛夏的一天上午,我独自前往华山览胜。

        车到华县,上来了三个老太婆,都穿自织自染自做的黑布衣裤,整整洁洁;各自提着碎布块拼凑缝起来的花兜兜,鼓鼓囊囊。她们见这儿人空,就过来坐了。

        “老太婆们,去哪?”又是那位保养得很好的干部问。

        “咱上华山,一时就到咧。”其中一个老太婆说。

         那干部又打了阵对我打过的哈哈,突然对老太婆们提的花兜兜发生了兴趣。

         “哟哟,这兜儿真花,装的什么喽?”

         “馍,白细面馍。”坐在我身旁的老太婆边说边解开兜口,取出一个馒头,“乡党尝尝吧。”

         “不,不不。”那干部连连摆手,摆着摆着,伸出一个指头一点,“老太婆,你一顿能吃几个?”

         “三个哩。”老太婆笑呵呵地把馒头放进兜里。

         “哎哟!”干部一副大吃一惊的表情,“饭量好呀,怪不得身体这么壮啊!”

         “是啊。要不这把年纪还能上华山。”另一个干部附和着,“自带干粮,简朴的很嘛。”

         我静静地听着他们拉话,心想两位干部将向老太婆们问这样的问题:你们这般高龄,为何去登华山?是万元户吗?且听老太婆作甚回答。但两位干部只字未提,一味说老太婆们精神呀,兴致高呀等等。末了向她们介绍说:这个小伙子也是去华山的。于是老太婆们问我是哪哒人?准备啥时上山?我一一作了回答。

        “咱们走不到一搭咧。”挨我坐的老太婆说,“我三个黑了上山哩。”

        “黑了上山?”我迷惑不解。

        “娃,今个上山就下不了山,要在山上过夜,冷哩。”

        “听说山上有旅社呀。”我说。

        “贵咧,一晚上两三块,咱庄户人住不起。”

        这位老太婆显然曾上过华山,热心给我讲了山上的饮食住宿如何如何,又说今个是农历十七,有月亮,夜里悠悠登山,不热不冷,赶天亮攀到东峰,看看日出,再逛别的景致。逛完了,就下山,省事多哩。

        我想这倒最好,便打消了即刻上山的念头。

        说话间,列车进了华山站。步行一段路,便是玉泉院。这地方很热闹,游人熙熙攘攘,饭摊茶棚,比比皆是。老太婆们往一张长椅上一坐,说要歇足劲,黑了好登山。我到处转转,照张快照,也拣个地方坐下来,闭目养神。

 

        傍晚,我们每人花四大毛买了门票,开始进山。此时月亮还没有升起来,黑乎乎的。我买把电筒,担心黑灯瞎火不好走。

        “娃,买手电干啥,要花两元多哩。”曾上过华山的老太婆说,“人说华山道险,是张名呢。我看华山这路比咱山里那山路还好走。你瞅,石条条铺的,一台一台,踏上去稳当,不滑不溜,步步平咧,闭上眼,也歪不着脚。”

        说的极是。进山这段路,小汽车保准能行驶。尔后就是阶梯式的上山路,陡是陡,但每一脚都踩在平处,永远沿着一百八十度盘恒,却不会像爬家乡的山径那样,脚尖和脚跟始终有一个角度,仿佛脚迈上去了,身子还在下面,要朝后仰倒似的;为了保值重心,不得不提起脚跟,用脚尖轮换点地上攀,往往折得脚板生痛,很不好受。登华山,似乎无须那样“足尖竞走”啊。千尺幢,百尺峡,苍龙岭等处确实奇险,但毕竟还是“平台”的迭叠,况且有可供手攀的索链和栏杆。

        因为一夜的时间长,我们就不紧不慢地走。走快了,上到东峰天未亮,会无路再攀和等待日出而受冷。起先我用手电照路边的岩石,见石头的质地很特别,表层麻花花的,纹路清晰。后来月亮出来了,银辉洒在远远近近高高低低的山岩上,猛看闪闪烁烁,细看朦朦胧胧,但不管猛看细看,都会给人以“花”的感觉——究竟是山岩的表面像巨大的花瓣呢,还是山岩的本身形象酷似花朵?据说华山原本叫“花山”,我想这大概除了华山五峰宛若莲花,还有这岩石也太“花”了吧。对,毕竟是夜间,难识华山真面目;沿途名胜古迹,奇观险境,都似清非清。初登华山,生疏哟。反正明天还下山——再细细领略吧。

 

        这一路,我和三个老太婆聊了一路。

        三个老太婆中,曾来过华山的年纪最大,七十又一,姓张,我叫她张婆婆;另二位分别是七十岁和六十八岁,一位姓李,一位姓刘,我叫她们李婆婆和刘婆婆。她们家都在华县县城附近,且同村。然而,她们的娘家却不在关中,而在被称作山区的永寿和麟游。她们的远嫁,如果用文字记录下来,那将是比小说更生动而却不玄乎的三章实实在在的带点凄凉的故事。人生的故事有些是用笔写不出来的,当事者也往往不愿讲给别人听。登华山,话题自然贴着华山这个“主题”。我问了白天在火车上两个干部未问的问题,不过提问的角度不一样。

        “张婆婆,您不是上过一次华山么?是不是那次没逛美?” 

        “逛?没那闲心;要逛,西安市逛去咧。”张婆婆的回答出人意料。“日子过的紧巴巴的,有钱往这么高的华山上扔?咱整年整月整日就是个忙,有空来这石道上磨?逛这辈子跟咱没缘分咧,下辈子看咋向。”

        我等等着下文。李婆婆插话说:“张婆婆上华山有大事呢。”

        “大事?”我可没想到。

        “还愿呀!”刘婆婆说话了。“张婆婆得喜哩,有孙子抱了。”

         原来,张婆婆的儿媳过门五六年了,还没生养,让一家人发急。听说来华山给王母娘娘的神像烧柱香,许个愿,必会开怀。去年此时许,张婆婆就陪儿媳专门上华山,拜了一回王母娘娘。也神也巧,上个月,儿媳生下了一个白白胖胖的男孩。天地赐福啊,感谢一番,人之常情,就叫“还愿”。还愿也简单,上华山五峰走一遭,再给王母娘娘插柱香,烧烧纸,三叩九拜,向照顾王母娘娘的老道人呈块儿八角钱,使命就算完成了。

       “不为这事,我这辈子能上华山?”张婆婆话锋一转,“华山就是有看头,能来一两次,也算没枉活一世。哎,咱庄户人没福气见大世事,就是逛,也是事逼出来的。好地方有仙气,咱闻一回都不容易哩。”

        我心绪为之一震。农民确实富了,出去游山玩水似乎不是什么可望不可即的事。然而,万元户有多少呢?而经济条件能否绝对限定出游的几率呢?像张婆婆,你能说她是万元户吗?她两次上华山,是“精神”是“兴致高”吗?带干粮,夜间登山,求愿还愿,说明了什么?还有,她“枉活一世”了么?她杞人忧天了么?她的话语听来悲凉,但语调没有丝毫悲哀,像一阵清风,拂过时空,有一种让人说不出的平淡。

        李婆婆身体比较单薄,脚也小些,攀山显得困难。她手中的花兜兜我早就替她拿着,还找了根树枝让她拄着。

        “要不是张婆婆跟刘婆婆一再叫我,我哪有逛华山的念头。快进土了,坐家里等死吧。说起来,有时还真想走走山路。当女娃那时候,成天满山跑哩,打柴,折野果,捉鸟儿,想起来有意思呢。到了关中道里,只能看见山。今个上华山,人都觉着年轻了。”

        “李婆婆命好,儿子都有孙子了。那像我,生一群女娃,四十才有了个老生儿,还险些抱不上孙子咧。多亏华山有灵气。”张婆婆乐呵呵的,拍拍李婆婆的臂膀,“这回呀,一逛华山,你准多活三十年,孙子都有孙子了!”

        “啧啧,五世同堂,美的太太!”刘婆婆也由衷地祝福。

          “我这把骨头软呢,能等到那时?”李婆婆哈哈笑起来。

         我说:“婆婆们身体都好,心情也畅快,长寿百岁是福啊!”

         “哟哟,娃说咱姐妹能活一百岁。”张婆婆噔噔快走,“咱仨就好好活吧,以后来个佘太君百岁上华山,才叫真戏哩!”

         我们一齐乐了。

         “我再活五六年就行了。”刘婆婆守住笑说,“儿女养了五个,都各起锅灶各过各了,没能力管我们老两口。我想趁我还能动弹,就逛逛,看看世事,死了也不是个屈鬼。”

         “就是哩。”李婆婆应和。

         “这就叫能享清福。”张婆婆说。

         刘婆婆紧上几步,站在高处,对我说:“娃,你年轻,过二十年想上华山还能上。我如今不来华山逛逛,说不上以后就没机会呢。” 

        “这么说,刘婆婆您老早就有上华山的心思。”我说。

        “有咧。”刘婆婆喘着气,“锅台边转了一辈辈,心却野,听别人说哪哒哪哒风水好,就思想:咱啥时也去看看。想了几十年,硬是连咱省的好地方没去过。就说这华山,近在眼前,可没上过。唉,身不由己哩。”

        “唉!”李婆婆跟着叹气。

        “唉!咱妇道人家……”张婆婆气很粗。

        我心里沉沉的。

        此后一段时间,我们很少说话了,似乎都在专心登山。月亮极亮,仿佛一面黄灿灿的镜子挂在眼前——越往高处上,越觉得月亮和我们“平起平坐”了。

        “啊,月亮真美,绝了!”头顶,几个游客坐在石阶上,大声感叹。

        哦,夜间登山者不少呢。

        攀上中峰,月辉里掺进一线银白,天快亮了。我长长舒口气:“咱们去那房檐下歇歇吧。”

        “娃,莫歇,咱慢慢上东峰吧。一会儿,看日出的人多,路挤哩。”张婆婆说。

        我说:“挤就不看了,太阳天天都见呢。”

       “哪那行,上华山不看日出,没劲。”张婆婆似乎随意地发感慨,“再说,太阳有个新旧,早上的日头是新的,看看叫人觉得应该做点新事;做点新事,就能忘掉旧事,心里净哩。”

        我心里闪起了光亮……

        “要看,要看日出。咱老婆婆不灵便,笨鸟先飞。”李婆婆说。

        “对。娃,接着上吧。”刘婆婆竟拉起我的手。

        一面几乎垂直的悬崖矗立在眼前,虽然不高,但必须凭胆量手抓铁链足蹬台阶才能攀上去。我把三位婆婆的花兜兜全部系在腰间,张婆婆当头,我断后,相继向上攀登。这时候,来了几个游人,看到有老人攀崖,大为惊叹,站在下面热心地声援;已经攀上崖顶的几个游人,也伸手相助。一时间,关照的语音缭绕,呵护的氛围温馨……

        “谢谢大家了,谢谢!”三位婆婆连连说。“咱们都要到峰顶顶啦,都要看到日出啦!”

        我抬头一看,东峰极顶近在眼前。那里,已有不少人,穿着绿色军大衣,翘首以望。不知为什么,我突然觉得,三位老婆婆很像三位资深哲人,引领我去看一个崭新的太阳……

 

 

                                                                                                                                                      1985//10/26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