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iyi的博客

一笔画成的风景, 一气呵成的诗行……

 
 
 

日志

 
 

【原创】新平公主(中篇小说)  

2014-11-30 21:56:49|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栽倒后,好长时间,那头熊没有动静

新平公主第二支箭搭在弦上,欲射未射。难道一箭就射杀了黑熊不成?听说熊的皮很厚,一箭根本射不死,除非射手功力超强或者运气很好。公主长途奔波,鞍马劳顿,又刚刚遭野蜂袭击,射出去的箭并不给力,怎么就一箭致命呢?她犹豫再三,确信那头熊不会动了,才驱马缓缓靠上去,手中的弓弦依然满张,搭箭待射。

近了,近了,借着微弱的山光仔细观看,公主目瞪口呆——一个人,头戳在地上,双臂直伸于两腿间,后背朝天,呈折叠状静卧,无声无息。二十步之外,明明是一头熊蹲在驿道旁,挡住去路,怎么射中后变成了一个人?发愣片刻,公主知道自己已经闯祸,误杀了一个人!该死的眼睛,把人的背影看成熊,瞎啊!

扔掉弓箭,公主慌忙下马,扑过去拔出深深插进那人后心的箭矢,吃力地板起他的头颅——分明是驸马啊,双目圆睁,齿唇血染,面容痛苦地扭曲着,没了活相。驸马,驸马,驸马啊!公主呼叫,泪水顷刻从红肿的双眼淋漓而下,暴风骤雨般震惊草木,却立刻被山野浩渺无边的静谧笼罩。

声竭力嘶的大哭大叫中,公主失去了知觉……

第一次醒来,公主发现有人把她挪到一处窑洞中,昏黄的灯光里,几个山民陌生的面孔,粗犷而慈祥,布满善意。她欲挣扎着坐起,无奈身心虚弱,连抬头都困难。公主,公主,您醒了。别动,躺着躺着,这里很安全。多么熟悉的口音,循声一看,果然是师傅马望骥。师傅,师傅,您怎么在这里?您得知我追驸马了?可驸马殁了,被我误杀了!我,我……痛哭又一次潮水般汹涌,让在场的人也泪流满面。公主,请节哀,有话慢慢说。这么多人,会帮助您的。您看,大家都揪心,盼您醒来,别伤了身子。马望骥劝慰。驸马和我发生口角,一个人悄悄跑回家乡了。我怕让人笑话,就私下骑马追……公主哭一阵说一阵,向马望骥道出了事情的根根梢梢,又气晕过去。

第二次醒来,公主发现窑洞中天光明媚,两个村妇爱怜地看着她。她想起夜里的情形,急问:师傅,马师傅呢?一个村妇说:马师傅在咧,在外面忙。公主起身要出去,两个村妇拦住她,说公主您身虚,先洗漱洗漱,吃点饭。饭我们做好了,这就去端。公主听了,真感觉到饿。人是铁饭是钢,再大的悲哀,也得填饱肚子去担当。公主用着饭,心绪镇静下来,思量眼前的事。

两个村妇,一个是少二媳妇灵草,一个是少三媳妇苗苗,她们照顾了公主一夜,又早早烧好早餐等候公主醒来食用。公主非常感动,施礼致谢。灵草说:使不得,哪有公主给民女行礼的。您歇歇,我去叫马师傅。

师傅,小女不才,又麻烦您操心了。公主一见马望骥,深鞠一躬。马望骥赶忙回礼,说:公主,早安。白马感应到红马的气息,一路追寻来了。否则,我可能碰不上您。这也许是天意,我们都要顺其而为啊。公主听出马望骥的弦外之音,揉揉红肿的眼睛:师傅您放心,小女能想开,不会节外生枝。马望骥说这就对了,您看驸马的后事如何处置?公主说安葬驸马还得有劳师傅和乡党们,便把她的想法告诉了马望骥。马望骥说公主这样安排,驸马在天之灵一定会感到籍慰。

 

 

次日,当旭阳冉冉上升的时候,驸马胡二在他的家乡太朝村下葬。坟墓就在父亲和兄长的莹地旁,依次位于右首。

送葬的除了公主、马望骥、姬家父子和婆媳,更多的是底角沟及太朝村的乡党们,他们都是闻说驸马胡二遇难而自愿“顾事”来的。在公主决定不惊动朝廷即刻安葬驸马之后,马望骥便和姬家父子套好牛车,载着驸马的棺木,爬上六十梁,来到太朝村的塬畔。姬老汉进村向村民询问胡二父兄的墓址,惊动了整个太朝村的乡党们。大家唏嘘感叹,不胜煎熬,一边为胡二的跌宕命运哽咽,一边拿起鐝头锨顶着烈日挖土掘墓。这期间,乡党们专门腾出一孔窑,安顿公主歇息。又在胡二父兄墓地边搭了凉棚,将他的灵柩抬进去,以免暴晒。黄昏,姬少六到了。他从麟游山里来底角沟帮五哥犁地,听说马望骥碰上公主一事,就急忙上塬顾事。马望骥对他说:你年轻,腿脚快,就守在公主住的窑前,如果公主有什么异动,也好通知大家。驸马殁了,公主千万别再出啥事。懂吗?姬少六说懂,你们就放心地挖墓穴吧。半夜,墓穴完工,大家松口气,准备天亮安葬驸马。按照豳州风俗,太阳升起,亡人下葬,灵魂不会在阴间受到“冷遇”。

公主一身素白,在灵草和苗苗的搀扶下,看着驸马的灵柩缓缓被乡党们用绳索放进“明暒”——长方体的深坑,离地面足足一仗有余。在明暒的一面,挨底部挖成一孔洞穴,正好容棺材头朝里能推进去。然后,用土坯“扎”起一堵墙,挡住穴口,亡者就安居于地下了。在扎墙的时候,原本站在一棵矮柴枝上的姁姁,突然飞落于地,三蹦两跳,越过人们的手脚,扑进了墓穴。它要为胡二陪葬,令人们悄然起敬,默默流泪。姁姁自胡二入殓,就一直站在棺材上,随灵柩到了太朝村塬畔。“起灵”时,姬少六硬赶它,它才扭扭捏捏栖息在旁边的柴枝上。姁姁从哪里来?为啥守着胡二不弃不离?谁也不知道,谁也搞不懂。也许有一些人知道点端倪,那就是莹莹和乾州城里目击驸马除害的市民。但他们根本想不到驸马时隔两三个时辰,就意外命扑黄泉。姁姁和棺木被土坯挡住了,公主浑身一抖,又晕过去。然而,她这回似乎很坚强,很快就恢复了神志。异常冷静地看着人们锨起锨落,“拺”土一寸寸填满明暒,再一寸寸堆起墓茔。安息吧,驸马。公主最后弯腰掬起一把土,撒在墓堆上,像把她的哀思连同眼泪撒落……

公主执意要一个人住下来,等驸马过了“三七”再作打算。马望骥知道她的脾气,就安排姬少六暂且看护好公主,他骑上白马,急急赶往长安。他要向皇帝禀报公主和驸马的情况。还有,公主追驸马,情急中没带多少银两,没法酬谢顾事安葬驸马的乡党们,也没有生活费。他原想他这辈子不会回皇城了,可仅仅五年,他不得不再去造访,并拜见圣上。

四天后,也就是驸马“头七”的中午,马望骥赶回太朝村,姬少六气喘吁吁地告诉他:公主不见了!

 

 

新平公主骑着红马,游荡在一片片芦苇丛中。身后,跟着驸马生前的坐骑褐红马。

两行长泪,依旧流淌在她憔悴的面颊上,打湿了素装的前襟。她不时以手抹泪,尔后再把泪水抹在芦叶上。正午的太阳,火一般炙烤着山川,瞬间便蒸发了芦叶上的泪迹,却隐约留下几圈白痕,形似指印。据说眼泪富含盐分,白痕也许是盐分的留踪。公主清晨去驸马坟头化纸,回到住处就用餐。饭是太朝村好心的乡党们你一个蒸馍他一碗面条自愿送来的,天天如此,多得足够几个人吃。公主过意不去,因为她听说乡党们过日子不容易,吃水都得下沟走五六里羊肠小道去挑,却供自己白吃白喝,于心不忍。她两手空空,无一相报啊。马师傅回朝,一时半刻回不来,令人担忧。昨天,公主终于劝走了灵草和苗苗,说她自己会照顾好自己,不能再麻烦两位大姐陪护,大姐家里都忙,又有孩子,老守在这里不是长法。也劝姬少六回去,去帮五哥犁地吧。少六当然不从,两位嫂嫂离开能行,他说啥不可离开,万一公主有三长两短,他如何向马望骥交代?至于犁地,五哥使唤他的马就行。少六见公主回来拿起蒸馍就吃,心想公主情绪好多了,有食欲啦。这样就好,这样就好,少六念叨着,手提镰刀去沟里割草。往日,两位嫂嫂陪公主,他给红马褐红马割草,人手够。今天就他一人,快去割一担草,尽量别让公主独处。但他不想看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割草回来没有了公主,没有了那两匹毛色近似的马。姬少六没有想到,公主不辞而别,并非要回皇宫或者要去流浪,甚或要寻短见。公主要实施她人生中一项转折。故而,公主骑着红马带着褐红马沿坡而下,默默地站在底角沟驿道旁——她盲目误伤驸马的地方,痛心忏悔。驸马啊,为妻害了你,虽属无意,却遗恨终生。初尊父命缔结姻缘,为妻小看夫君,视以草民,冷眼相对。然大隐隐于市,夫素有平常人之平凡,亦有非凡人之能耐。飞斧砍柴,飞斧杀敌,乃世间奇迹不说,只说夫当年推车载薪,自豳州山里运往长安,一路几多艰辛,谁人能事?妻追夫沿途所见,路多坎坷,想夫推动重车,跋涉三百余里,经三四时日,才可抵达目的地,需几多毅力?夫君啊,天下好男儿,何以相貌判之?夫今去,妻岂离,相厮守,望断魂。夫君,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为妻定要守夫终生!眼泪,终归憋不住,哗哗流下来……站的时间长了,会被人察觉,公主只得上马,朝太峪方向驰去。太峪为豳州南大门,亦是乡间集镇,公主不想让人瞧见她的眼泪,也不想再居闹市,便催马而过,顺着川道小河的流向,走了一个时辰,走进了这连片的芦苇荡。

芦苇生长在小河的两岸,延绵四五里。其间夹杂有庄稼地,大多茁壮着晚糜子。晚糜子是收麦子后种上的,称“回茬糜子”。回茬糜子成熟收获后,又赶紧种冬小麦,来年夏天麦子熟了,就抢收抢种再回茬糜子——循环往复,两种两收,当地叫“一年两嫽”,大概是说细粮粗粮同在一块田里收获,两不耽误,两全其美,嫽扎咧。能一年两嫽的土地,必定肥沃,也具备灌溉条件,这在渭北高原沟壑区并不多见。公主平生初次接触山野,不懂这些,只凭直觉,觉得这地方就是适合她扎根生存的宜居之地了。

公主在河边下马,撩起水洗脸。痛哭,是悔恨之水的倾泻,即使冲垮生命的堤坝,也于事无补。公主的眼泪已经流干,而理智依然润泽。她洗净泪痕,抬起微微红肿的眼帘,观察四周。川道为东西走向,河水西来东去,很可能流入某条大河;南边的山脉处于阴面,很少有人居住。北边的山脉处于阳面,村庄就依山而建了。大多都是窑洞,一层一层呈梯状延伸到半山坡,零零散散,不太规整。却都有院子,土打的围墙,圈三四孔窑,蛮宽敞,烘托一座土木结构的“头门楼子”,家的形象有模有样,说明住户生活水准还行。这个村子大约有二三十户人家,大概嫌天热,人们都在冬暖夏凉的窑里歇息,整个村子就静悄悄了。公主走近村边一处闲置的破院子,看看有两孔小窑洞,里面放些柴草,别无他物,显然是废弃的“庄基”,主人也许另外修了“新地方”,搬走了。暂且就栖居于此吧,公主把两匹马牵进一孔窑洞,让它们凉快,自己则把另一孔窑洞里的杂物清理清理,就地垫些干草坐下来休息。眼睛闭着,心里却在谋算,谋算如何在这里扎下根,自己养活自己一辈子。

太阳偏西了,陆续下地的村民发现了废庄基里的异常,因为他们看见两匹马在院落周围觅草。于是聚拢过来看究竟,又看见了新平公主。公主说:打扰大家了,大家别见怪。小女是当朝皇帝的女儿,排行二十四,名叫萍萍。小女来贵村,没有别的事,就想找个地方隐居,为驸马守贞终生。贵村风水好,适合小女生活自理,还望乡党们能容纳。村民惊讶之余,纷纷说皇帝的女儿就是公主,身份金贵,今驾临咱月牙川,荣幸啊。便请公主去自己家住,以便好好款待。公主拜谢,说小女主意已定,往后要独立生活。村民们见状,也不下地了,动手清扫院落窑洞,并叫来了庄基的原主人。来的原主人是位老者,人称林大夫,精通中医,平时就在家里治病救人,四塬八乡,每天都有患者慕名前来就诊。林大夫慈悲,指使大家从家里取来锅碗瓢勺、炕席被褥、桌椅板凳、小米面粉、油盐酱醋及别的生活用品,供公主用。又叫大家抬来一只石槽,放在另一孔窑里,供马吃草料。林大夫说:公主,您大概不会做饭吧,我让我儿媳来教教您,咋样?公主说求之不得,谢谢了。林大夫又说:马晚上得喂,草料嘛,您就别管了,我吩咐人备,不会有差错。公主感动,捋下手腕上的金镯,说:小女身无分文,难以付酬。这对金镯,林大夫拿去吧,兑点银两,分发给乡党们,算是小女一点心意。林大夫摆手:公主您见外了,您来了,咱月牙川家家蓬荜生辉,积德咧,哪能拿您的酬劳?使不得,使不得。

正相持不下,马望骥赶到了。

太朝村前前后后没有公主的踪影,姬少六急出了一身汗。好在马望骥的白马灵动,四处嗅嗅,就向塬下奔去。马望骥和姬少六同骑在白马背上,马望骥说:朝廷派来特使,来安顿公主。公主不愿回宫,吃穿住行总得有着落。昨天特使出皇城,走到礼泉就歇宿了。今早特使允许我先行回来,他随后就到豳州。这样吧,我去找公主,你就在底角沟候着,接应特使,把他迎到太峪。少六说:这特使也太慢了,走两天,还在半途。马望骥说:特使坐马车,还有一辆马车载着东西,几个随从押送,一个娥女也跟来了,能快到哪里去。姬少六说:朝廷办事真磨蹭。马望骥说:那天我赶天黑就到了长安,去驸马府告知驸马公主的事。次日便同主事太监朝见皇帝。可皇帝不上朝,只能传话。众大臣虽然急,却没人拿事。前天早朝,总算见上了天子。天子叹口气,传旨顺公主的主见意指行事,就让她守在豳州吧。这不,特使来了。姬少六撇嘴:皇上倒开通哩。马望骥说:世态炎凉,圣人亦此一时彼一时哟。

恩师回到身旁,公主似乎有了底气,心里踏实多了。她说:师傅,您辛苦了,谢谢。小女就住这里了,以后当个平民,不染红尘,清净一世。马望骥没有接话茬,只劝公主别想的太多,好好休息几天,恢复身体。

公主真的很快入睡。她也太累了,心累身累,万分疲惫。

一夜沉睡,公主连梦都没做。她要做的梦以后很长,甚至要做几千年。公主这一夜,静静地进入到了新境界,她的开端也许平淡无奇,像一个庶民一样清苦生息,默默无闻。然而,公主的芳名长存——岁月推移,山水变迁,改朝换代,习俗更新,公主一生栖居的这条小川道,就叫“公主川”了,一直没有换名。公主川的芦苇,叶子一长出来,叶面上就有一排排指痕,那是公主当年哀思驸马手抹眼泪的印记,永远没有磨灭。公主惠民,在世时向朝廷进谏,免除了西至拜家河,东至断经及其川道沿途南北两塬村落的皇粮国税,让民众减轻负担,安居乐业。

这是后话,是以后的实事和传奇。此时公主睡了。

日上中天时,公主醒了。她看到许多人,皇宫里的人。贴身宫娥小媛也在跟前,眼泪兮兮哭泣。公主拉住小媛的手,想问什么,却心口发堵,只想吐。小媛急忙抚公主的胸:公主,公主,您怎么啦?可公主摇摇头,晕了过去。

林大夫赶到,看看公主的脸色,开始为公主把脉。

片刻,林大夫说公主不要紧,休息一会就醒,无妨无妨咧。却把马望骥和小媛叫到窑外面,小声说:

公主是喜脉,有啦!

 

 

                                                                                                                                   (全文完)

                                                                                                                             2014//11/30封笔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