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iyi的博客

一笔画成的风景, 一气呵成的诗行……

 
 
 

日志

 
 

【原创】种麦记(随笔)  

2015-10-08 23:29:22|  分类: 生活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种麦记

        秋分时节,该种麦了,急忙回家。
        算起来,已经十多年没有种庄稼了。寄人篱下般在城里讨生计,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早起晚归做生意,实在顾不上翻山越岭三番五次回乡务劳那零零碎碎的几亩田——河滩地山坡地,东一块西一块高一块低一块,栽 “ 彬州梨 ” 的种小麦的,杂七杂八,很费事,几乎无效益可言。那些年农业税特产税各种摊派款一浪推一浪,种地彻底被淹没得 “ 没头没脸 ” ,庄稼汉纷纷弃田投奔城里另谋出路。是农村人却不种田,像城里人却似盲流——没有确切职业的一大拨群体就这样出现了,在下乡没有享受政府偶尔恩赐的救济,因为你不在家,被村干部 ” 忽略不计 “ 了;在城里没有安稳的环境生存,因为你没根没底没关系没靠山,开门面有人找茬摆地摊有城管猫捉老鼠当农民工累死累活,千般艰难啊!但总归比守着那几亩出力不讨好的薄田强,也是人往高处走的本能驱使吧。田不种了,其实心里老慌,总觉得缺欠了什么。缺欠了什么呢?一时竟很惘然,十二分的一言难尽哪。“  七十二行,庄稼行为王 ” ,“ 王 ” 是庄稼人吧,现今早就沦落到 “十等人” 之末,遭世人歧视和讥讽,还自娱自乐个啥嘛——实则农民从古至今就没 “王 ” 过,只是个忍辱负重的 “主 ” 罢了。罢罢罢,上苍真会开玩笑,宇宙般大的玩笑,让 “ 农二哥  ” 们一向苦笑。这不,机械种麦子了,就撒个化肥,也累得满头大汗,脸像从水里捞出 ,睁不开眼,用手一抹,一张艰辛的花脸就 “ 笑开 ” 了,看不出丝毫的浪漫。劳动的欢乐,其实是站着说话腰不疼的 “ 灵感  ”,就像眼下有人说农民  “ 都发了 ” 一样别有用心。
        不管怎样,麦种得还算顺利。回村顺便买了四袋化肥一袋麦种,商家送货上门,直接拉到了地头,正巧有旋耕机作业,又有两个乡邻帮忙,就一鼓作气撒种撒化肥,离开城里五小时后,三亩半地宣告 ” 搞定 “ 。多亏村上这次调整土地实行 "整块制 “ ,一户一片,才这样省事些。否则,也许不会结束有地不种的历史。尽管已经不用交 “皇粮国税 ” ,尽管还有微薄的 “ 粮补 ” 鼓励种田。
        近年来,种麦的程序简单多了,伏天拖拉机把地一 ” 翻晒 “ ,种时化肥麦种一撒再一 ” 旋 “ ,告罄。农事假如不简单,种地的人可能更少,” 复种 “ 的农民也不可能回来。只是施肥都用化肥,长此下去,年复一年,利弊似乎不好说。
        以前,种麦可是个复杂而繁重的事情。那时种麦全靠人力蓄力,模式是这样的:” 翻晒 “ 地,就是使牲畜犁地,把收割后的 “ 麦茬地 ” 耕开,大多在 ” 入伏 “ 时进行,叫 ” 揭头茬地 “ 。到 “中伏 ” 了,一场雨过去,赶忙 “ 耱地 ” ,仍是牲畜拉一种用荆棘条编的农具——人踩在上面,凭体重拖平土地,压碎土块,以利 “ 揭二茬地 ” 。所谓 “ 揭二茬地 ” 就是再耕一遍地,目的还是 “翻晒 ” 。“ 末伏 ” 时,逢雨后又 “ 耱地 ” ,然后或车拉或驴驮或人挑,把农家肥运到田里,一堆堆 ” 码好 “ ,准备种麦时施肥。” 白露 “ 一过,种麦拉开序幕,使锨撒开农家肥,又人畜合力耕耘” 打耱 “ 好田地,然后一人牵畜一人摇耧,把麦种 子” 摆 “ 进地里。整个过程给人的感觉是漫长的,好像半个夏天和半个秋天都在为种麦忙碌。 
        种麦费时,也很费力,对人和牲畜都是一场 ” 苦仗 “ 。无论是骡子、叫驴,还是牛,三耕三耱一摆下来,都会累得脱皮掉肉,骨架欲散。故而劳作时会很不情愿,调皮捣蛋耍奸溜滑,让人气不打一处来,嗓子喊破鞭子甩断是经常发生的事。那年上高中暑假回村,为挣 ” 全劳工分 ” ,就 “ 揭 ” 了七八天 “ 二茬地 ” ,而且在远离村子的山上,天未亮就和一位老 “ 社员 ” 扛犁赶牛上山,然后 “套犁 ” 耕地,到午时下工,让牛就地吃草。人呢,也就地吃自带的馍。大约下午二时许,要赶牛下山到河川饮水,再上山,继续犁地至天黑。人一天不回家,吃不到现成饭,这对庄稼人来说也不是什么大问题。问题是犁地时牛不听指挥,老胡来,缰绳拽得手心破皮出血,犁杖扶得胳膊骨肉酸痛,那真叫一个磨难。“ 孺子牛” 看来并不自觉,“ 老黄牛” 也有些不得而知。粒粒皆辛苦,犁地和锄禾彼此彼此啊。扶犁耕田,犍牛乖巧,银桦如梭,土浪滚滚,沃野飘香的诗情画意,怎么就丝毫体验不到呢?
        无奈逃离了土地,历史却向前慢慢发展着,等到择机重新耕作田地的时候,种麦简捷多了,花一笔钱,流一身汗,便完事。但心里就是快乐不起来,因为种麦的前途并不乐观,像其他农作物一样,投入多,而收获却难以  ” 匹配 “ ,事陪功半,一如既往……
        农民不种田,对不起老祖先。似乎是老掉牙的祖训了。祖先是什么?祖先大概是乡情。可乡情如今也有些变味,成了某些人发嗲或强装恋根的嚼头,虚伪得肉麻。内心的不安,难缘于此。总自觉心慌,细细想来,还是混在城里及其缺乏稳定性,安全感不踏实。钱赚的艰辛,种点庄稼接地气,也算稳稳精神吧。种麦记,记得茫然呀!
        来年夏天,但愿收麦记不会低调。


                                                                                                                                                      2015//09/26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