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iyi的博客

一笔画成的风景, 一气呵成的诗行……

 
 
 

日志

 
 

【原创】长在山乡间的文字(散文诗)  

2016-11-07 15:42:27|  分类: 散文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在山乡间的文字(散文诗)
                                                              
                                                       礼义之门,扑面而来
       掠过泾河闪烁的光波,一路北上,迎面扑来厚重的礼义之门。
        几千年了,岁月峥嵘,沧海桑田,一方水土养育出的礼义,植根着渭北高原丘陵沟壑区特有的民俗,那种质朴,那种憨厚,那种情调,曾经并依然萦绕在山塬间,流芳于乡谱里。沃土冷暖得当,草木枯荣有致,心绪悲喜适度。即使古道凋零,即使故园荒芜,都不能泯灭始终高歌的灵魂。
        而那座无形却伟岸的门,已经雕刻在父老乡亲的心扉上,新颖于慕名来访的眸子里——傲骨铮铮,气宇昂然。美德,是门的定律,自远古演绎;传承,是门的活力,在当今茁壮。
        礼义之门,矗立于彬州大地的怀抱中,泾水掩映,山塬烘托,骨肉相恋。假若在门的两侧拟一幅楹联,那么,该怎样撰写?历史栉风沐雨,多少情节迤逦如途,拉长了这方热土的足迹,脚步的词语,纵横交错,可有对称的韵律?
        此时此刻,车轮沙沙,旋即就穿 “门 ” 而过,行驶在义门的 “序言 ”里。缓坡梯田,飘带般麦苗青翠油菜碧绿,庄稼的鸿篇巨著仍然在暮秋里书写,足以让人忽略柴草枯黄的繁文缛节。毕竟是传统的农业大镇,一年四季,都能阅读到五谷靓丽的章节——在坡台或塬面铺展,一段段一篇篇,不曾断裂,永无止境……
      哦,还用想吗?上联就是:礼义纯正似佳音,曲曲满堂喝彩;下联便是:庄稼缤纷若美文,字字遍野晒萌。横批该是:农耕千秋。
       有位诗人说过,虚构更强大的真实。虚拟的门,在这里,正是强大的真实。尽管走在路上,尽管贫困相随。
       义门,正在加油!


                                                    古道
       以镶入式的姿态,在塬畔的地面倾斜伸展,拉开了昔日驿道跋涉的轨迹。或许,这胡同似的路况,只是为了隐藏往事——那么多的脚印,是否早已尘埃落定?
        没有回音的土崖,在两旁肃立,像站着沉睡的墙壁。几簇野菊,夹杂于衰败的柴草中,很自主地攀附在土崖腰,照例不屈不挠地绽放着绚烂。虽然花事单薄,难以造势,却又如此美妙、惊艳、令人耳目一新。
        毋庸置疑,这条古道,曾经是丝绸之路的分支,是古豳州北塬通向泾河岸边的要道。那时候,在高原沟壑区,并不是“ 条条道路通罗马 ”,一条几经开拓的驿道,也许就是唯一贯通两个地方的“ 独木桥 ”或者“ 康庄大道 ”了。
        睹物兴情,脑海里显现出遥远的场景——
        一拨行人匆匆赶路,个个手里拎着水果和食品,可能是上塬去探望亲戚,也可能是下塬去新交结的亲家商定儿女成婚吉日。一支商队,叮叮当当地开过来,驮货的驴子骡子颈戴铜铃,清脆地“ 敲打 ”着路途的寂寞。这是一曲悠长的吟咏,贯穿春夏秋冬,伴随风霜雪雨,如何品味,都有绵绵的乡愁,婉约心头。还有,你也独自走在路上。你正当青春,身强力壮,要去义门赶集,购置一些家用物品,顺带约会你心爱的姑娘……
        当然,行人,商队,你,都在驿道上“ 狭路相逢 ”,才彼此成了同路人或擦肩而过者。假若站在塬上,谁也看不见赶路的行人和商队。隐秘,也许就是胡同式驿道的良苦用心之一。假若遭遇战争——奇袭制胜,军队先伏于此;溃败逃遁,行迹速隐于此。林林总总,苍凉幽深。
        行人,商队,你,大概起步于后稷拓展农耕的犁沟,跟着公刘,跟着一个个精英先祖,历经夏商周秦,汉隋唐宋,金元明清,走进了现代文明的“ 柳暗花明 “。你老了,躯体同驿道融为一体,像庞大而显眼的活化石,在义门的塬畔和山坡迤逦……
        时光逝去,地老天荒,感慨无限。古道倘若有情,就请收留一缕走马观花的目光吧!


                                                        义门镇的轮廓
.       野开阔的义门镇,总是把村村落落的田地拢于身边。
        深秋里,风凉雨凄,却一时赶不走新播的麦苗青翠如茵,新种的油菜碧绿若毯。一片片果园,果子已经摘了,叶子也稀疏了,但远远望去,依旧保留着浓烈的气势,像要把季节的豪情和激情注入天空。
        街道是繁盛的,看不出季节的肤色。楼房神情如常,商铺门面若画,透过明净的玻璃,可以瞥见五光十色的商品争奇斗艳,仿佛沐浴在春光中。路边的水果摊,俨然是金秋的展览:北方的苹果、酥梨、红枣、柿子、石榴;南方的香蕉、甜桔、橙子、桂圆、柚子,各有千秋,大放光彩。超市,服装城,家具店,电器行,建材中心,诸如此类,有阵有势,堪比大都市的繁华……
        一个初具规模的义门镇,已经有了全新的轮廓!
        在镇政府,清洁的办公楼里,却有一丝忧患如针,扎在公仆们的心头,那么微小,却那么刺痛,那么不能与义门的主旋律合拍。
        义门镇的轮廓,何以存瑕疵?精准出击,拔掉那枚针,义不容辞!
        地平线上,一颗迷失的心,等待洗礼,等待飞翔…… 


                                                        渔与鱼 
       这是一处奇特的渔场。
       场地似江海,房舍如帆船。潜在的鱼,开始繁育。
       打捞富裕的网,贫困的手指正在编织。他们不能一次次等待救济,饮无源之水。精准扶贫的触须,撞醒他们人往高处走的命门,激活那不该低落的创造之穴。渔场,等待着他们。
       策略是基金,合作是基石,引导是顺风,收获是保障,回报是动力。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古老的祖训回响天地,耳膜岂能麻木?
       弃输血为造血,科学的理念大势所趋,何以置之不理?
       义门镇的决策者行动了,在贫困的旱塬上,营造出滋养小康的基地。
       渔场,就是合作社养猪场;鱼,就是源源不断出栏的猪仔或肉猪。
       改变观念,放开手脚,力争上游,贫困就会一去不返;顺风扬帆,借力撒网,辛勤捕捞,富足就会接憧而来。 
       在这个希望的渔场,人们看到了丰硕!


                                           花椒也是花
       义门镇的花椒,在大片大片的坡台地,春蕾般含苞待放了。
         是梦吗?是,是务实的阳光下,真真确确的大梦境!
         又是一款另辟蹊径的新思路,示范着脱贫致富的新模式。
         虽然季节走进了深秋,虽然花椒的蓬勃期还没有到来,但栽植的安乐窝已经开挖就绪,期盼着苗木的安居乐业。冬天快到了,春天还会遥远吗?鲜亮的未来指日可待。
        一种项目实施了,开花结果就势在必行。义门的苹果是财富,义门的酥梨是资产,义门的柿子是红利,义门的花椒,也将是创收的一枝独秀!
        古老而年轻的农耕,禾木就是浩繁的百花园。花椒的馥郁,阵阵飘荡。
        花椒也是花——期望之花,致富之花,丰衣足食之花!


                                                     柿子,红心映秋
       柿子红了,秋天又一次容光焕发。
        因为,柿子成了秋天的心脏。
        每一次轻微的搏动,都赠给秋风霞光一样的色彩;每一刻无眠的沉静,都默许秋霜晨曦一般的光临。山鸟飞来了,啄叩如热吻;山鼠攀临了,嬉戏似爱抚;顽童跳蹦着摘折,小手立刻红彤彤地玲珑了,变为一幅可爱的童话画;一双打磨庄稼的粗砺 ,温厚地向上伸展,托住了这一枚心血,刹那间,青筋暴突的手臂
,赤炎烈烈,一股燃烧的力量,涌进五脏六腑……
        赤裸裸地守望,赤裸裸地包容,赤裸裸地热烈,赤裸裸地就要把飞雪召唤!
        稀疏的柿叶,也许被柿果的赤红映照,变得枫叶一样充满诗意。一束目光欣喜万分,注视良久后,索取了一枚红叶,夹在自己的诗集里。他想:老气横秋的句子,应该注入新鲜血液了。
        柿子心,让晚秋和晚秋里的一切有了活力。


                                                 窦家湾的两重天地
        秋阳把雨后的山峦染得迷蒙。氤氲的时光过去了,遗留下来的潮湿,像时隐时现的、轻微的旋风,在散漫地浮动,游离。
        山湾是幽静的,仿佛在午睡。一口口窑洞和一座座房子,轮廓朦胧又不时清晰起来,恍若长梦。没有灶烟飘逸,没有鸡鸣犬吠,没有人影憧憧。偌大的村子,依着山湾的弧度,层次分明却也随心所欲地排布,宛如颇有章法但又毫无韵律的一首诗。昔日的喧闹,昔日的秦腔戏,昔日的红白喜事,昔日的“ 把酒话桑麻 ”…… 似乎已成过眼烟云。
        祖辈栖息的窦家湾,难道已经被时代淘汰?
        村子周边的坡地上,仍旧麦苗绿油菜碧,树木成林,柿子火红……
        路,连接外界的路,自然很“ 土气 ”,坡度和坎坷,是它的特色。风尘滚滚,重担压肩的脚印不见了,车轮拽拉的辙迹不见了,驮载货物的蹄痕不见了。历历在目的,是伴着岁月的缕缕乡愁,蜿蜒而去……
        转折,就是一条水泥路。它是引子,把日子引进新农村,引进“ 窦家湾颐和花园社区 ”。
        设施齐全的小广场,容纳着可心的自娱自乐。传统的秦腔,尽情吼,嗓门会山光一样敞亮;现代的舞步,随意跳,脚腕会音律一样活泼。锻炼器材上舒筋骨,仿古亭子下谝闲传。休闲的环境和氛围,与农家已经是零距离。
        幼儿园像童话城,温馨着山乡孩子的稚嫩。童年,和城里的孩子一样幸福。
       社区一排排精心设计的房子,有直有曲,有横有竖,整体上宛如一幅赏心悦目的锦绣,铺陈在天地间。作为社区的“ 重头戏 ”,窦家湾村民的住所,那份坚实,那份慰藉,那份温暖,真真确确定格了。
        住房“ 盛开” 单元和独院两种“ 花式 ”。
        单元里大多安居着留守老人的晚年,他们的儿女都在外打工,难以送来悉心的照顾。厨房、卧室、卫生间,足不出户,几步便可“ 走一遭 ”;电视、电磁炉、电暖气,直至警报器,都“ 手到擒来 ”。几多方便,几多安逸,几多无微不至!
       独院是为多人家庭“ 量身打造 ”。四室两厅两卫,外带巧妙的“ 头门 ”和巧小的院落。即使四世同堂,也能宽宽展展定居。天伦之乐,有了最佳的发挥空间。
        政府的关怀,像房子一样坐落到了实处。
        义门镇的精准扶贫,让窦家湾的地理制约一去不返。窦家湾,有了一重新天地!
       乡愁,走到窦家湾颐和花园社区,莞尔笑了。


                                         山岭上,一个人的剪影
       天空的一缕云,默然鸟瞰,把自己留给了山岭。
        一个人缓缓地移动,移动在异常宁静的荒岭上。此刻,从风的吟唱里,他听到了秋声,也听到了大雁南飞的鸣叫。
        那一年的阳春,花草正在茂盛。青翠的山塬,每一粒土都生机盎然。他不留恋,赤手空拳,迈开大步走了。走南闯北,四海漂泊。时光推移,春秋轮换,乡音改了,乡俗忘了,故乡的影子却不弃不离,跟在他的身后。他想:高原上空的太阳,月亮,拽着自己——无力挣脱,那就回来吧。
        长空的路尽了,钢轨的路尽了,柏油的路尽了。记忆中的小路,难道也尽了……
        抑或都没尽。因为脚步还在蹒跚。
        而远处的山湾,笼罩着灰褐色的苍凉。残留的房舍顶着空旷和苦涩,像无望的眼睛,让守候的心早已逃离,逃离他的目光——再也探测不到的地方。
        他站定身。
        不想回顾掏鸟蛋捉山鸡的童年,不想回顾背冷馍跑山路去镇上念书的岁月,不想回顾洞房花烛夜扭扭捏捏的甜蜜,不想……
        只想站着,站成一棵树,一棵失去叶子的树。
        但他又想了,想起一句乡谚:人挪活,树挪死。
        晃晃身子,竟有骨骼的响声!
        西斜的太阳,给了他清晰的剪影。
        另一个山岭上,拉长的镜头一闪,摄取了一段人生故事……


                                              怀念土炕
       似千年遗韵,窖藏着土生土长的余温,那不息的火苗,被怀念收留。
        土炕,家乡古老的热量,顷刻渗透骨髓!
        包裹土炕的老窑,记住了多少炕头的故事?
        寒冷的冬天,披雪的颤抖扑进门,一挨炕,冻僵的血液就活泛了。取暖,土炕给了山乡最适宜的“ 小气候 ”。而一家人围在炕上,就着酸水菜喝玉米粥,那种温馨和天伦之乐,繁衍了世世代代的醇厚。土炕是摇篮,乡情,在襁褓时,就培植进人们的内心深处,肝胆相照。
        暮色降临,烟雾袅袅——必定是家乡的土炕烧起来了,望见,心头就会倍感亲切,就会把尘世中的凄凉和陌生一下子淡化。 
        初秋,打了核桃,褪去绿皮后,摊在炕上,炕洞塞进柴禾,点燃,让烘干的功能发挥出来,桃仁就有了长久的油润。中秋后,枣子收了,同样会在炕上烘干,使鲜红变为“ 永红 ”。而谷子、高粱、玉米之类,在遭遇连绵秋雨的情况下,为防止霉变,都会“ 上炕炕干 ”。土炕,在那个年代,也是干果的“ 缔造 ”者和粮食的“ 保驾 ”者。
        坐在土炕上,山乡的日子便不会清苦,便会得到抵御任何磨难的体温;做梦了,也会安详地笑出声,把窑洞盈满……
        窑洞最终完成历史使命,老得“ 退休 ”了。土炕,却顽强地跻身于青砖红瓦的队伍中,继续星星点点地发光发热。
        北方的土炕,高原的土炕,家乡的土炕!
        如今,无意中坚硬质朴的土炕被远离了。躺在席梦思的“ 软件 ” 里,柔弱的思绪总会藕断丝连——曾经贴心的土炕,还能使身心强大吗?
        不得而知。一把” 老骨头 "说:冷天,有个热炕多美……


                                       故乡的热土,生长文字
       庄稼是故乡的文字,文字是故乡的庄稼。
        土地和书本,其中的界线,谁分得清?
        作务就是书写,书写就是作务。奔忙,锄头和笔尖,同等高雅!
        大地上,成片成片的禾苗渐次升腾,绿意里蓬勃着立意,细细品味,便能体会到淋漓酣畅的构思—— 民以食为天,书写播种,阅读收获。浩浩文字,原本底蕴在沃野的内心。
        故乡的村子,彼此隔田相望。山再高,总有林木,那是植树的手笔而写;坡再陡,总有层层梯田,那是惜地如金的手笔而写;河再宽,总有“ 跻身 ”岸边的零碎“ 绿洲 ”,那是侥幸收一季是一季的手笔而写。它们都是至高无上的文字,一横一竖,一撇一捺,无不功力深厚,意义深远。
        蜿蜒的阡陌是文字,整齐的苗圃是文字,遗弃的老屋是文字,新修的房舍是文字……一切的一切,都被文字的庄稼簇拥——排列或者组合,相映生辉。
        这样的杰作,只能源于热土。
        于是,家乡的热土——生长民谣,像松柏一样长青;生长乡谚,像中槐一样淳朴;生长戏剧,像山花一样瑰丽;生长专著,像芦苇一样挺拔;生长诗集,像麦子一样浩荡;生长小说,像玉米一样饱满;生长散文,像谷穗一样隽永……
        学者,专家,诗人,农民作家,甚至“ 文学官员 ”——一茬茬庄稼,茁壮成长,丰收在望!
        故而,泾河北岸的义门,人杰,人文辈出;地灵,五谷丰登。庄稼的文字,古今悦目;文字的庄稼,世代精彩!
        彬州的义门镇,便值了;故乡的热土,也便值了……
 


                                                                                             2016//11/01——06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