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iyi的博客

一笔画成的风景, 一气呵成的诗行……

 
 
 

日志

 
 

【原创】男凸(中篇小说)  

2017-04-06 21:02:59|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男   凸

                                                 引子
       隐隐约约听到一声轰响,是后半夜。苟八斤感应似的耳膜一阵发冷,像灌进了冰水,凉意瞬间就窜到下身,让他打了个激淩。难道真的不行啦?擎天柱倒塌了啊!他彻底没了睡意,赤身裸体坐起来,楞楞地想:南土村的标志十有八九塌了,倒了,十有八九,不会有别的什么响声如此沉闷,如此叫他耳听为实。他已经习惯了夜晚汽车轰轰隆隆的噪音——自从高速公路穿村而过后,乡山的寂静没有了,但并不等于听不到原生态的动静。比如吹风下雨,比如鸡鸣鸟叫,比如哪个荒岭塌方了。他天生感官灵敏,接受能力异于常人,对外界任何细微的现象或者变化都会很快达到耳熟能详的程度。唉,叹息一声,他点燃一根硕壮的 “ 老板烟 ” ,等着天亮。
        
晨曦被银霜充满。小路几乎没有了,只能靠记忆引导。苟八斤肩扛铁锨,步着如雪的秋霜,向 “ 球沟 " 的沟垴走去。球沟是南土村的一条山沟,猛一看,和别的山沟没有什么两样,都是黄土高原丘陵沟壑区的小小一族,普通得可以忽略不计。但对苟八斤来说,甚或对南土村人来说,就别有一番讲究。
        南土村很久很久以前,原名叫球沟村。为什么有这么个听起来不雅的村名,缘由其实很简单,那就是有一条沟壑叫球沟。球沟只所以叫球沟,缘由也简单,那就是沟垴矗着一根土柱,孤傲地顶天立地,与四周的土崖没有丝毫牵连。加上这土柱的顶部,鬼斧神雕般呈现冠状,近似龟头,不管从哪个角度观察,都极像勃起的男性生殖器。先祖触景生情,就直呼其球沟了。而他们赖以生存的山村,也就顺便叫球沟村了。再后来,不知哪个朝代,据说球沟村出了个秀才,荣归故里,品味自然不同于一般山民,温文尔雅,说球沟村听起来颇露骨颇粗俗,应该改名。秀才想了半晌,最后敲定改为 “ 男凸村 ” ,解释说这样不失其本意,但又含蓄多了。斗转星移,世事变迁,男凸村叫到土改,在注册村名的时候,一个下乡干部嫌男凸二字写起来不顺手,大笔一挥,写成 “ 南土村 ” 。从此,南土村似乎名正言顺了。但球沟仍叫球沟,没有谁在意这条沟壑的低俗或不雅。相反,南土村人潜意识里默认球沟的 “ 阳物 ” 是从天而降的,标志着一方水土的强悍和旺盛,是不能用粗俗来亵渎的。还有,快到沟垴的时候,也就是距 ‘’ 阳物 ” 不远处,突兀地现出一道蜿蜒的石峡,把本来石土混杂的沟底压缩成仅供一人通过的狭窄空间。曲折跌宕的石峡底长年流淌着一股溪水,而溪水的源头就在石峡的顶端——一眼旺盛的山泉,从石缝间喷涌,造就了溪流的清澈甘甜和长流不息。向来不缺水吃的南土村人,前些年会有意无意间来喝这里的泉水。石峡有十来丈长,却有几十丈高,天然屏障般遮挡了来自沟口的任何视线,所以在南土村是无法目睹到土柱的雄姿的。男性生殖器般的土柱,也就越发神秘了。南土村人内心深处的图腾,运应而生。
        年岁不饶人。苟八斤虽然称得上老当益壮,但事事也有些力不从心。昨天黄昏,在蔬菜大棚,他努力一大阵子,身心使尽了招数,甚至打开手机里的视频,看着以往的 “ 演技 ” 刺激情绪,可最终也没办成好事。以彻底失败告终,平生还是第一次。祸不单行,深夜他就听到了那不详的轰响。眼下,想快点赶路,却迈不出有力的步子了。他以锨为杖,撑着给身体一份力量,开始向沟坡攀登。前段时日连下了好几天雨,放晴后又遇严霜,荒坡柴草横生,很不好走。他要斜刺里上到石峡顶,以利观察土柱的状况。好多年前,他和南土村人一样,都常来球沟,熟悉这里的一草一木,像熟悉村子里的旮旮旯旯。岁月如霜,白花花铺陈了一地……  



                                                 上篇

 1


    初冬和暮秋比起来,似乎差别不大,并没有冷多少,只是霜一天天加重,杀青般使柴草叶子焉了,裸露出有些骨气的枝杈。山乡人烧锅点炕,全凭柴草,到这时候,陈柴大多都烧光了,就要割新柴“续火”,因为秋冬之交的季节,柴草老了,经过几场霜打,叶子和茎秆水分大损,割倒后晒几天,便容易点燃——塞进土灶做饭,填进土炕取暖,乡下人的生活就有了恒古不变的温度和习俗。
    郭雀雀猫腰割了一上午柴,好大一片山洼就变得光秃秃的,像麦子被收割后的田地。不同的是,麦子一般都打捆,一行行排列着,等待运走;而此时割倒的柴草一般一溜溜均匀地摊开,好让太阳晒干,之后再择机打捆,或背或挑,弄回家当燃料。雀雀一边撩起前襟擦汗,一边很有成就感地看着一溜溜躺倒的柴草,脸上泛起了少有的微笑。这下好了,割的这些柴,晒干后起码能烧十来天,解决了后顾之忧。什么是后顾之忧呢?似乎也不是当下没柴烧了。她一个人在家,一个人能吃多少,随便对付对付,有时连火都不点。眼下并不太冷,白天晒晒被褥,晚上也不用烧炕。年轻,火气大,窑洞自然就温暖了许多。温暖的家没有男人,也是暂时的。她的男人苟七斤,上过几年小学,在南土村也算有文化,加上生性灵动,能说会道,被上面来的驻村干部看中,任命当了村上的会计。前段时间,乡上举办村级会计专业培训,苟七斤就背着铺盖卷去乡上学习了。结婚一年来首次守空房,雀雀还真不习惯,常常眼睛闭了半夜,也睡不着。婆婆在儿子七斤走了第一晚,曾过来陪雀雀睡,说有个一男半女的娃娃多好,就没有这么孤单啦。雀雀脸面上平平常常,内心里却风起云涌,知道婆婆旁敲侧击,嫌她过门一年多了,还没生养。婆婆生有四男三女,功绩足以让她自豪一世,也足以让雀雀惭愧和嫉妒一时。第二夜,雀雀就婉言拒绝了婆婆的好意,宁可孤独,也不听那叫人不舒心的唠叨。不过,雀雀体检了一个人在家的清苦,就明白了有个娃娃的重要。 










                                                                                                                                                                            (后文不再公开,请谅解。)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