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iyi的博客

一笔画成的风景, 一气呵成的诗行……

 
 
 

日志

 
 

【原创】谈迁借书(短篇小说)  

2018-05-15 22:37:26|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谈迁借书(短篇小说)



     前言:谈迁,明末清初人,平民史学家,主要著作为明史《国榷》。关于明朝,关于明朝那些事儿,历史的天空中,已经云消雾散。留下来的,只能是文字的痕迹—— 一部史书—— 伴随岁月。而当初,这部史书的雏形,曾在路上跋涉……                                                                                                                               

    即使想到这趟可能白跑,借不到书,谈迁也没有想到,半路上会遭遇劫匪。
    正午的阳光很猛,铜锤一样锻打着初秋的山野,路径和田垄都服服帖帖的,沉闷而耀眼,就像让金色的辉煌夯实了,或者凝固了,不见奔兔不见飞鸟。就连杂草,也纹丝不动,仿佛撩拨它们的风也被打进了地狱。山林当然安稳,营造出纯净的树荫,使鞍马劳顿的谈迁可以席地而坐,稍作歇息。不过,他的坐骑可不是千里驹,而是一匹驴,一匹小毛驴。此刻,毛驴正在树荫的边缘大口小口地啃草,填补走空的胃囊。饥饿和使命,使它不会胆怯太阳的毒辣,只会追逐食物的丰盛。毛驴似乎是这个世界上唯一活动的精灵。
    其实,在谈迁眼里,这时候毛驴确实举足轻重。没有它,他就得靠双脚步完近二百里的路程,去借那本“ 明实录 ”。以往,谈迁时常外出,步行数百里搜集素材,考证遗迹,探访知情人士,风里来雨里去,从来靠两条腿一双脚跋涉。前几天,他去一处地方查访,不慎崴脚,行走不便了。再说,母亲亡时三周年快到,守孝必须“ 站好最后一班岗 ”啊。但他听说某地一世袭为官的刘姓人家,藏有一部“ 明实录 ”的书后,就毫无顾虑地决定借回来研读。“ 明实录 ”几乎是绝版,不是谁随便就能读到的。无疑,这部书对谈迁立志要编撰的明朝史书作用极大。他破例租赁别人家的一头毛驴,天未亮就出发了。急归急,歇歇气定定神,人畜吃点食物还是必须的。  
    用过干粮,谈迁盘腿闭目养神,好让毛驴多吃些草,蓄足气力。忽然,一声嘶鸣,刺破了四周的寂静。 
    谈迁睁开眼,却见两个汉子,一个使劲拽住驴的缰绳,拼命拉扯;另一个手握树枝,狂抽毛驴屁股。显然,他们要弄走毛驴。而毛驴认生,倔强地不从,四蹄撑着地仰脖长叫,声如晴空霹雳,惊心动魄。
    “你们干什么?”谈迁站起身,呵问道,“光天化日之下,难道要抢劫?!”
    “吼什么吼!抢劫,抢你姐了?” 一个大胡子汉子用驴缰绳指着他,“抢你毛驴,是你的福分。没抢你,算你运气。”
    “怎么这样呢,怎么这样说话呢?”谈迁近前几步,竭力争辩,“随便动人东西,就不对,岂能胡说。”
    “奶奶的,老子不但胡说还胡来。”另一个塌鼻子汉子挥动着树枝,“想挨揍么,过来受死!”
    “欠揍,狗日的。”大胡子蠢蠢欲动。
     谈迁知道遇上了强盗,跟他们讲道理,无异于对牛弹琴,就说:“
二位好汉,本人是一介书生,一无所有,这头毛驴还是租别人的,要骑着去办事。
    
“ 办你个鸟事!”大胡子强盗骂道,“老子今个有急用,才拉你驴。若在平时,你小子不掏卖路钱,有你好看的。滚开!”
    
老子没功夫跟你磨牙。”塌鼻子强盗叫嚷,“拉你毛驴是拔了你一根毛毛,不放你血,便宜你了!” 
    
谈迁脚疾未愈,没有毛驴,一百多里的路程怎么走完?再说毛驴也不是自己的。但要与两个如狼似虎的强盗较劲,绝对是以卵击石,怎么办?他心里发急,表面却装作风平浪静:“敢问二位好汉,拉驴有何急用?”
    
“告诉你也白搭。”大胡子不耐烦地挥挥手,“走开走开!”
    “耽搁了爷们的事,就弄死你。”塌鼻子眼露凶光。
    
“这就不对了。”谈迁故意卖弄一下,“读书人上知天文,下晓地理,世间学问,样样涉及,七十二行,行行贯通。好汉有什么事体,书生或许能助一臂之力。”
    
两个强盗一听,互相看看。大胡子撇撇嘴:“我娘病了,胸口疼得厉害,肚子胀得难受。我拉驴驮上找大夫医治,你能帮忙?”
    “能,我说了嘛,读书人什么都懂,医术么,也精通一二。”
谈迁不说略通一二,是糊弄强盗。他自忖先稳住他们,万万不能让他们把毛驴牵走,然后瞅机会脱身。“我愿给老妇人无偿治病。不过,你们得让我骑着毛驴继续赶路。”
    “好,只要你治好老母亲的病,我们兄弟绝不为难你。”或许病急乱投医,强盗将信将疑地答应了。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谈迁连忙逮住缰绳,手牵毛驴,被两个强盗一前一后押着,来到一面山崖下的草棚里。
      
一个老太太,卷缩在床上,汗流满面,双手按在胸腹部,神经质般不停地又揪又摁,仿佛要从肚子里掏出什么,又仿佛要把什么东西塞进腹腔,并且大声呻吟,呼天喊地一样凄惨。
    谈迁煞有介事地观观她的脸色,看看她的舌头,闻闻她的气息,把把她的双脉,似乎自言自语地慢慢说道:“令堂病得不轻啊,须赶紧服药。”
    “你有药吗?”大胡子口气缓和多了。

    “没有。”

    “那顶屁用!”塌鼻子嚷嚷。

    “小生自有办法。”谈迁不慌不忙,“二位稍侯,待我采些草药,随手炮制一丸,服下就好了。”

     两个强盗没吭声,心想:你小子若耍花招,不还驴不说,还剁了你。
     一袋烟功夫,谈迁回来了,手里拿着雀蛋般大小的一丸药,又黑又臭。
    “啥子鸟药,如此难看难闻?”“哈乒,熏死人了!”两个强盗虽然吹胡子瞪眼,但也懂得良药味苦,忙让老母吞下了这丸药。
    药刚下肚,老太太就脖子一伸,张口哇哇大吐特吐,吐了一地污物。吐过后,静静地睡去了,呼吸平稳,脸色红润。
    谈迁舒了口气,两个强盗也舒了口气。
    “好了,令堂睡一觉,什么事都不会有,二位放一千个心吧。”谈迁擦擦额头的汗珠。
    “行啊,你小子还真有两刷子,能就地造灵丹妙药。”两个强盗竖起大拇指。
    “凑合凑合。”谈迁急着抽身。“那我该走了。”
    “该走了。”两个强盗说话不再冲了,“你好走。”
    谈迁赶忙骑上驴背,匆匆离去。好险,总算躲过一劫。
    艳阳偏西了,闷热的氛围开始瓦解。一群小鸟,不知从哪里飞来,呼啦啦掠过头顶,飞向一片树林。它们的啼叫,撕裂静谧,山水便有了娓娓动听的韵律。
    哼起一段小曲,谈迁的心绪明快起来。守孝三年,他的嗓子与悠扬的音符绝缘,忘记好多旋律是什么滋味了。他想母亲的三周年忌日一过,他要放开喉咙,美美地唱几嗓子,放松放松,把日子有声有色地过下去。放弃追逐功名,难道就会消沉就会失色?借到“明实录”,他的宏志就将付诸笔墨,就像他要放歌,他的文字会从灵魂深处喷涌,汇成鸿篇巨著。                                                                             化险为夷,使
谈迁对自己更有信心。什么灵丹妙药,其实是一丸屎壳郎滚圆的新鲜动物粪便。原来,谈迁察看了老太太的病状,认定是积食引起,排积就能解除胸痛腹胀。怎样才能排积?谈迁走出草棚,冥思苦想,突然瞥见几只屎壳郎搬动着什么动物的粪便,机灵一动,就从它们“手中”劫下一丸。新鲜粪便奇臭无比,老太太吞下感官受到强烈刺激,不吐才怪哩。这一吐,积食排泻,症状便消失了。
    谈迁觉着有点好笑,简直就是恶作剧嘛——有时不一定不好。谈迁一路想这想那,不觉天黑了。
    走
进一个山村求宿。但几户人家看他寒酸,都不愿白白借宿。谈迁从村这头求到村那头,站在最后一家人的院门前,看了一会,就去敲门。门开了,露出一张憔悴的中年男人的脸,听得谈迁借宿,他一声不吭便要关门。谈迁念念有词:“爱子夭折,耕牛瘁死,区区农宅,门户不幸矣!”

    闭合的门扇又慢慢打开了,中年男人惊异地看着谈迁:“先生,您何以知道家门不幸?可有消灾灭祸的妙法?”

   “从知道处知道。有灾消灾有祸灭祸,乃小生济世之责。”谈迁慢条斯理地念叨。

   “请进,请进。”中年人热情顿生,跑过去把毛驴牵进院子,栓在槽上,喂以草料。又吩咐内人赶紧做饭,款待谈迁。饭后,中年人向谈迁倾诉了家中不幸:先是爱子患风寒症夭亡,后是耕牛饮井水暴命,祸不单行啊。“先生门外知情,必是高人,请指点迷津,为我家驱灾消邪吧。”

    谈迁盘腿禅坐,沉吟一会,吩咐中年人请房木匠择日把堂屋的门窗开大点,再把院墙铲低点,还有不要直接饮用院子里的井水,应该打上来盛在缸中,让阳光晒一两个时辰,沉淀一下,然后饮用……
    “嗯嗯,有道理有道理。”中年人连连致谢。
    “不谢不谢。大哥赐我食宿,有恩于我,我感激不尽。”谈迁真诚还礼。

    次日凌晨,谈迁告别这家人上路了。昨天傍晚,谈迁观察到这家院门前有一棵核桃树,树上果实累累,压弯树枝几乎垂到了地面。假如这家有小孩,必定摘折低处的核桃果玩,不会树枝如此低垂。再看中年人憔悴的神情,必有重大创伤。谈迁注意到,这家院墙很高,且有一张牛皮搭在墙头,断定近日死过耕牛,因为农户一般不会宰杀牛的。故而谈迁才敢大胆地预言。他让中年人开大门窗,铲低院墙,是他发现这户人家的房屋太潮,院子太阴,通风采光极差,不利居住。而井水太“生”,照照阳光放置一段时间,就能起到灭菌淀杂的作用。
    机智和他多年外出考证磨炼出的洞察能力,让他避免了露宿野外的无奈。 
    这天太阳落山时,谈迁终于到达刘姓大户人家。说明来意,管家领他去见老爷。进得大堂,但见一银须垂胸的老者端坐太师椅上,目光炯炯地审视着来访者。

   “刘老爷在上,小生谈迁有礼了。”谈迁毕恭毕敬地深深施礼,朗声说,“幸闻老爷家藏一部‘明实录’,颇为珍贵。小生欲撰明史专著《国榷》,现搜集史料,‘明实录’不可不读,故冒昧特来贵府拜访求借,望老爷赐教。”

    这刘老爷早年为官,眼看明王朝风雨飘摇,江山黯淡,社稷混浊,已无前景,便辞职返乡隐居,平生看重学问,爱交结有真才实学的人。他见谈迁年纪轻轻,却胸怀大志,打心眼里喜欢。但又怕谈迁是个花拳绣腿浮躁轻狂的水货,便要试试他的深浅。刘老爷也不搭话,手捻银须,吟出一句:
    “老朽眼拙,不识远足,寒舍三尺难盈步”

     谈迁心明刘老爷有戒意,出一上联探试,就诚挚地对道:
    “小生志专,为著明史,奇书一部便称心”

     刘老爷又出一句:
     “日月连贯,金光银辉照河山,汗青谁主沉浮”

     谈迁稍思后对道:
     “笔墨相濡,言舌誓辞凝文字,国榷力求囫囵”

     刘老爷吩咐家人上茶,随口吟道:
     “一杯清茶待贤才,二话不说让藏书,三生有幸遇知音,四季往复览史册”

     谈迁鞠躬谢过,满怀感激地应对:
     “十年寒窗磨秃笔,百里何以隔志缘,千头无绪求精华,万事纷纭润心扉”

    “管家,去书房拿来‘明实录’,借于后生吧。还有,安排后生食宿,备好草料以喂牲畜。”刘老爷面露悦颜,起身抱拳,一边转向后堂,一边咏诵:
    “君子之交谈如水,吃喝为俗,才学为雅,吾望汝专心立著”

    “承蒙老爷教诲,小生当不遗余力,完成鸿志。”谈迁没想到刘老爷如此爽快地就把书借给他了,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啊,便再次躬身长拜,目送着刘老爷,充满自信地吟道:
    
“史书之贵在于实,篡改是罪,褒贬是非,自律者微功流芳”


    后记:谈迁怀揣“明实录”,返回家中,用几年时间精读并抄完这部篇幅庞大的明朝史料书,尔后动笔编撰《国榷》,经二十四年六易其稿,在他五十三岁时写成百卷近500万字的巨著《国榷》。清顺治四年(1647年),书稿遭小偷全部失窃。谈迁悲痛欲绝,几日不曾寝食。但毅志战胜了颓废,谈迁奋发图强,重新伏案撰写。四年后,新稿告成,《国榷》得以流芳于世。
 





                                2018//05/11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